首页 |新闻动态 | 纪念专辑 | 许如辉研究 | 大同乐会 | 民族器乐 | 流行歌曲 | 电影戏剧 | 戏曲音乐 | 作品年谱 | 学人学界 | 文霞专栏 | 著作权 | 许如辉戏曲音乐冤案 | 作品赏析 |交流论坛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许文霞:端木复文章说明了什么?
8/13/2009 点击数:1862


端木复文章说明了什么?

——上海许如辉案是特大冤案

(许文霞)

(2009-8-13)

(被上海自上而下一群无文化的家伙糟蹋得不成样子的作曲家许如辉)


   【解放日报】名记端木复先生,在“解放”头版发表《戏曲舞台亟待改变“重戏轻曲”》已两月有余。我一直在观察该报还有什么后继动作,尚没有,再等等。

   平心而论,端木文见报当日(09-06-10),就引起对上海炮制【许如辉冤案】极大不满者的莫大关注了,自然也纷纷转告。该文何以“沉石一掷浪千层”?因为这类替戏曲作曲家说公道之话,绝迹上海久也!而讽喻的是,作曲重要不重要,并非由上海一家说了算,然后请全国跟风;上海捣浆糊全国不卖账多的是;比如认为作曲极度重要,信手就有三条消息:中国有上万流行歌手因作曲不够而没有新歌可唱;各地戏曲音乐家譬如京剧作曲,可遇不可求奇货可居;即使对戏曲作曲极不友善的上海,也有一条好消息传出来,上海沪剧院向社会公开招聘沪剧作曲,七月底截止:

   “有戏曲作曲工作经验,在本专业中享有一定声誉或取得成果。45岁以下,专业本科及以上学历。有较高的音乐理论修养和艺术造诣,有较丰富的作曲创作经验和独特的风格,熟悉国内戏曲音乐现状和发展,创作的作品在国内有一定的影响,具有中级及以上专业职称。专业上有突出业绩,本行业中有一定知名度,条件可适当放宽。截止时间2009年7月31日。”

   总之,上海是越来越让人看不懂的,这边在全城精神总动员硝烟弥漫乱箭齐发糟蹋已故沪剧作曲家许如辉:“X派艺术冲云霄”,“作曲作不出流派”;谁知转眼间,就“城头变幻大王旗”了,“原来靠流派作曲是靠不住的!上海沪剧第一名团要招沪剧作曲家啦”!真是“炕灰未冷山东乱,流派原来不读书”!读上沪的“招贤启事”,熟悉沪剧界的朋友一定五味杂陈心中捣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调动全城讨伐戏曲作曲家?领教过上海这种无情斗争的新锐青年音乐才俊,看在眼里还有谁想干这种倒八辈子大霉的行当?逃离上海也来不及的。骂声不绝弹指间五年过去,如今又要招聘“本行业中有一定知名度的45岁以下”沪剧作曲,“本行业乃至本团”谩骂过戏曲作曲的人(包括谩骂戏曲作曲家许如辉反把自己贬得一文不值的汝金山)有何断想?尚且,当下这沪剧作曲“潜力股”人在哪里呢?大概要请天上送一个下来了!

   能说端木先生呼唤戏曲作曲,就没有一点“燕市悲歌”的味道?放在半年前,这类不入流的议论,也是根本不可能见报的,更罔论置于上海党报的头版头条。让人傻眼,往往就是某类行情突然朝反里去了。

   我注意到端木复“重戏轻曲”的核心内容有四点:1、作曲队伍后继乏人 精彩唱段多年匮乏;2、不重视戏曲音乐很不公平;3、音乐“急就章”难谱动人旋律;4、戏曲音乐不可止步于我们这代。说得很对,但还远远不够!因为现在并不是“戏曲音乐”创作欠佳的表象问题,而是上海有步骤地通过司法、媒体的围剿,发动愚民运动,藉此彻底否定戏曲作曲的作用!这些人要象后羿射日那样灭掉戏曲作曲(当然,怎么歼灭或取缔,要看始作蛹者怎么操作下去),然后由流派们取而代之!许如辉败诉事件,就是全国乃至全球绝无仅有的大上海登峰造端的“世博”前夜向全世界展示上海是个没文化不讲理城市的最好例证!
 
   欲说还不休,补充几点我读端木文后的想法:

   第一、“流派是演员自己唱出来的”,是自上而下的谬论

   “流派是演员自己唱出来的”,最初出自剽窃王、兼文革三种人汝金山之法庭诡辩术,后被上海中高等法院法官相中而借用,无限放大,再利用上海高层XX部提供的舆论平台,终至蔓延全市!该谬论的本质,并非真为流派谋幸福,而是要保护上海一批既得利益者和他们自己的利益!否则为什么早不出笼晚不出笼,偏偏在许如辉维权的当口,配合许如辉“败诉”而高调宣传该谬论?这种造势法,不是自上而下的运动,能是什么?

   本次上海调动报纸、电台、电视台、网络、兴许还有小纸条、内参消息,让文化水准不高,但出镜率奇高的沪剧和越剧界角儿“枯木逢春”,出尽风头!而近年被上海吹捧得可上九天揽月的杨飞飞,几乎天天出镜,直接对抗作曲许如辉!她(他)们声声控诉“流派是自己唱出来的,不是作曲家作出来的”,仿佛许如辉这代人50年代起就对演员的歌唱极敢兴趣,一惯剽窃演员的音乐!事实恰恰相反,是作曲家创造了流派音乐!叫管叫,但没有一个流派上法院维权,说明底气不足闹着玩的!幕后策划者给足她们面子表演的同时,又不让被攻击的作曲家丝毫发声的余地!上海开埠八百年以来最严峻的这场大事大非的对垒,就这样被布置成“大象和昆虫的对决”!这种造势现象公平吗?合理吗?被网上质疑后,才有所收敛,但恶果已然!

   “杨派”,是集勤艺沪剧团包括编导曲在内“全村之力”而于六十年代才叫出来的,现在吹成是她个人的孤胆英雄行为,这符合事实吗?她自己不也坦诚:“我不识字的,谱也不识,文化也没有,只会唱老曲调”。为什么掌管意识形态者不理喻她的大白话,而一味为许如辉败诉造势?司马昭心路人皆知,拔高杨飞飞,是为了清楚障碍,让许如辉从上海彻底消失!

   事实是,不争气的杨飞飞,除了会唱几段沪剧老先生丁婉娥教会的基本调外,没有本事驾驭一台大戏(含唱段)的复杂音乐!
 
   “作曲家作不出流派”此类全上海范围欺骗性的大辩论,既然指的是历史上作曲参与的流派唱的作品,厘清事实也很简单,“司法鉴定”就是了!“词曲分析”就是了!“当庭对质”就是了!或请第三方如朱践耳老人比对,即可真相大白,电视台为什么不做呢?许如辉家人也按正常司法途经提出过“司法比对和鉴定请求”,法官为什么不做呢?什么举动也没有,就让许如辉败诉,这败诉不是败得太蹊跷了吗?

   拼命造势者中,还有一个《新民晚报》的娱记王剑虹不能滑过,她对许如辉的败诉,功劳是大大的有!她是是非颠倒从来不分析具体音乐作品,拿不出信誓旦旦“流派”自行创作的“词曲皆备、兼含一条旋律五组配音的乐队总谱”,三日两头利用报纸胡说八道、摧残折腾许如辉的高手!她也是一个违背《新民晚报》创办人邓季惺“公正办报”精神干扰司法包庇汝金山的娱记小混混,她有生之年不知看过五十年代的戏没有,居敢把价值不菲的历史上五十年代的戏曲说明书贬成“说明书上写作曲,并不等于一部戏的全部作曲”之谬记一个!枉法法官最后就是采纳她的谬论,把许如辉作品强行摊派掉!什么叫“莫须有”,王氏剑虹就是精于此道构陷许如辉的无良恶记一个!如今,端木复揭示的戏曲作曲与上海戏曲市场现状的文章,对王剑虹,对上海高层XX部某些人或他们手中的工具——其他娱记加流派,法官化身的法院通讯员……等论调,不咎是彻底否定、当头一棒,沉重打击!端木复文章也证明,文化学者陈钢、赵季平、蒋星煜、奚耿虎、周良材、钱乃荣、贺孝忠、李惠康等冷静认定的“‘许如辉作曲,杨飞飞演唱’历史结论不容否定!中国戏曲音乐五十年发展史不容否定!是许如辉这样的现代作曲家,把中国戏曲音乐提高到美学的、艺术的高度”的观点正确,颠扑不灭!

   上海为什么对戏曲作曲兴师动众,如此绝情?因为几年来本地京剧、越剧、沪剧作曲家群起维权,已严重妨碍到官商垄断的上海音响市场的利益分配(后续文章中谈)!

   几年前,钱乃荣教授提出:“上海现在没有歌”,几年后,上海依然没有歌,还没有电影,没有戏曲,更可认为“上海从上到下没有文化”!何以见得?上海如此心残手狠糟蹋以作品立身,为历史公认的文化故人许如辉,摧残上海文化、折腾上海历史,让这些涉案人自己谈谈看,这是有文化人会干的吗?为非作歹分子及其御用文人和帮闲,表面上道貌岸然,实际上何曾不明白,在干良心泯没的勾当。不要再揣着明白装胡佯了,谨防半夜鬼敲门!

   戏曲的消亡,将从作曲消亡开始,绝非危耳耸听!对此败象最早警觉、语出惊人者,是沪剧研究权威周良材先生。他的【我为沪剧送终】,引起强烈反响,不少人私下附和着:岂止沪剧,上海对编导曲再折腾下去,越剧、淮剧、昆曲、京剧,都将提前送终!

第二、上海不想保护知识产权

   应该保护而不去保护,应该受到保护而得不到保护,上海戏曲演出市场和音响市场侵权猖獗,违反《著作权法》,但在上海,一律无政府主义,无人管理!说白了,上海其实并不想保护知识产权,这当然是指上海相关部门!否则许如辉维权案,何以在自己的家乡上海、在市府父母官的眼皮底下、连连败诉?

  《中华人民著作权法》已颁布18年了,上海没有制订过像样的落实细则,上海没有出台怎么保护知识产权,上海没有褒奖和惩戒知识产权保护中的典型案例,上海主管宣传的高层没有一篇谴责戏曲界侵权文章!相反,不断在带头冒犯《著作权法》!上海电视台戏曲频道、名家名段,基本不提编导曲的贡献!“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上樑不正下樑歪,下面的音像市场,演出团体,怎能指望遵守《著作权法》?上海逸夫舞台流派作品演唱会,基本不列历史上的创作成员名单,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责任就在市府头上!许如辉维权官司审理其间,我们曾向上海一中院递过两次演出单位侵权证据,连理也不理,相反最后竟判许如辉案败诉!这算什么“知识产权庭法官”,在保护谁的知识产权?

   此外,上海司法公然包庇剽窃者汝金山,为此不惜掠夺原作曲许如辉的署名,故意制造“千古奇案”,上海真让人开眼界了!涉案的六位法官在我们的连番指责中,为什么不出来说请楚,讲明白?这在全国任何城市都从未如此判决的啊!汝金山嬴了,他连大气也不敢出,这不是反证法官判他无过,是瞎判的吗?上海主管文化和人脑的大小官员,是干什么的?又据说有条不成文的“潜规则“,到上海电台电视台去收集录音录像资料,以每分钟计钱!负责为全上海人民输送精神食粮的、有上级拨款的事业单位,竟然干起买卖来了!难怪上海五、六十年代各家剧团最珍贵的录音资料,在电台电视台绝迹了,近几年上海电台播过什么,《每周电视广播》都有记载,为什么十年前播放过,现在不播了?雪藏到哪里去了?被你们当“白毛女”卖出去的音像资料,有当年剧团(含编导曲)著作权人的著作权,你们尊重过他们的权益吗?

   对保护知识产权毫无作为,自然使上海成了全国第一剽窃家乐园!对中国文化人的糟蹋,就是对中华文化的践踏,凡参与其中作恶者,都是民族的罪人和没文化的败类!

第三、捅出了上海司法的黑暗

   端木复的文章,形同捅出了上海司法的黑暗!

   “唱腔是演员自己设计的”,是法官捏造事实转移目标的托词,以此高级捣浆糊,达到他们枉法判决许如辉的目的。端木复的文章恰恰反证,不争气的流派和演员,不可能充任作曲担当音乐设计!许如辉作曲地位巍然不动!这不证明上海司法判案的大前题是错的?

   判案的要素是什么?“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法官的职责是什么?“通晓法律,判决时根据事实和证据,输出法律,写出判词”,许如辉案并不复杂,我们的原始证据数以百计,要判许如辉败诉,是判不下手的!但上海中高级法院居然敢冒犯法律判许如辉败诉,无人撑腰,敢?许如辉败诉,是有人精心设置的一个圈套,他们利用该案涉外,可一年结案,不是好好研究侵权细节,而是密谋施计,怎么让许如辉输掉!放虎归山,把汝金山搁到一边,朝审定许如辉作曲资格的歧途上去,不可不谓是幕后高手“调虎离山指鹿为马”的一招毒计!没有书证居然凑出个演员、琴师、作曲”莫须有的作曲三结合,还全然不顾演员非诉讼主体人,琴师已故根本没有诉状,最后搞出无厘头判决书,连该对应的法律条文也找不出!(见[寒夜闻柝网]笔者评三份判决书)。

   沪中高院四份判决书,看似把许如辉封得密密实实,让他反诉无望,其实是漏洞百出,纸老虎一个!因为历史结论岂是没有法律依据法官废话一堆可轻易推翻的?废话越长,把柄越多!当初(高院二审)迫不及待上网的伪判决,现在已悄悄下网,写判词者何尝不清楚这些判决书写的是什么东西!  

   还有一点他们始料未及,按他们习惯的思维定势,满以为判决书下达,就是在下皇帝圣旨;判决既出,当事人只有跪接服从的命,那有反抗之说。敢反抗?捏造个理由让你下大牢!但这回他们失算了,许如辉家人不是一般的抗议!而是强烈的抗议,用命与之拼的抗议!不为先人讨回公道誓不罢休的抗议!吃了称砣铁了心的抗议!此诉绵绵无绝期的抗议!哪怕最后上WTO,上世界知识产权厅也准备官司打到底的抗议!为许如辉,也为无数被欺诈的平头百姓出口冤气的抗议!再说,现在不是旧中国,而是新中国!当今是什么时代?互联网朝代!资讯咨全球通!就如网友所说,你判在许如辉头上,其实也是判在你们自己头上!你们想黑吃黑,没门!凡有头脑的人,对你们的手腕看得一清又二楚!诉讼主体资格不具备——硬判给杨飞飞;打官司就是打证据,对方拿不出相反证据,可无证推定侵权——就是不认定;单单口述没有其它证据不行——依然采纳;当事人取证有困难法官应代为取证——斗胆不去;一部完整的音乐不可分割——偏要分割;判案应启动比对和司法鉴定——就是不启动;你们什么步骤都没有用到,就草率结案!明明侵犯了许如辉1979版《为奴隶的母亲》音乐,章立萍居然造假汝金山剽窃本与许如辉1955年版本不一样,侵权不成立;何来1955年版录音?判决书与庭审内容风马牛不相接;通篇不是在谈音乐,而是在制造文字冤!上海司法黑透了!故意炮制许如辉冤案的法官,必需追究其法律责任,赔偿许如辉名誉损失!

   我们的对手——剽窃者、枉法法官、作伪证者,没心没肝者、干预司法者、无良黑记者……,绝不是铁板一块,某些是乌合之众!从上海政法战线传出消息,审理许如辉案的某审判长,已离开法院了!真是大快人心!也说明并非人人希罕法官“宝座”,若总是干违背良心之事,坑害良民之事,良心上过不去,不如回乡卖红笤!陷害上海作曲家许如辉的无良团伙,总有一天会彻-底-土-崩-瓦-解!

   最后一声吼:许如辉不可辱!  

   (09-08-13)

(端木复文章,上海【解放日报】头版,2009-6-10,)

   ——————

    [相关阅读]

     无名:“重戏轻曲”?端木复文章读后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Omega Watches , Cartier Watches, Breitling Watches, Chanel Watches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fake watc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