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动态 | 纪念专辑 | 许如辉研究 | 大同乐会 | 民族器乐 | 流行歌曲 | 电影戏剧 | 戏曲音乐 | 作品年谱 | 学人学界 | 文霞专栏 | 著作权 | 许如辉戏曲音乐冤案 | 作品赏析 |交流论坛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文革“三种人”是什么货色?——从老牌“三种人”汝金山谈起
1/1/2009 点击数:2256

文革“三种人”是什么货色?

——从老牌“三种人”汝金山谈起

(过来人)

汝金山, 08-12-12,剑鸣视点摄影)

   最近几年,汝金山新闻不少,但基本是负面的。我也是从这负面新闻中,从不知汝为何人到认识汝是何人。

   许如辉网站新近贴出《汝金山剽窃路线图》,揭露汝金山的恶行真令人毛骨竦然。对那位剽窃疑案成堆的汝金山,我与大家一样,早知道不是好东西!但没有想到还有比此更坏的材料在批露出来,他居然是一个负有命案责任、被清除出党的文革“三种人”!读到这里,我才真正动怒了,这类坏种,真正是“头顶生疮,脚底流浓”。但也感到奇怪,这个后来改行专搞剽窃的"汝三种“,其卑劣行径是怎么在各种势力保护下“一路发发发”的呢? 最近宝山沪剧团在搞所谓“建团六十周年大庆”,贺客名单中,上海报刊以“著名戏曲作曲家”为“汝三种”向社会挂号注册。会上“汝三种”表现活跃得很,大概离他重新入党不远了。不过,能让“汝三种”重新入党的话,那真是善良文化人的大大不幸了,因为不知什么时候会遭到他“第四种”,“第五种”的打击,可怕,可怕!上海滩是非善恶被扭曲到这种地步,文革“三种人”竟能神气到这等地步,真是天理何在!?

   但细细想来,却也难怪,因为文革“三种人”被处理已过去三十多年,今天在各自岗位为钱拼搏的四十岁以下的人,即使 “三种人”就在他们身边,也茫然不觉,有些根本就没听说过“三种人”是什么东西,如此,“汝三种”等坏料当然就伺机作恶了,而为他们打掩护的人,也就趁整个社会忙于向钱看,狼狈为奸,把水搅浑,为其护航,好处大家捞。面对此等黑白颠倒,我作为文革过来人,有责任向年轻人介绍一下,什么是文革“三种人”。

   四十二年前(1966年),文革骤然袭来,螲伏在社会上各个角落的坏种,其坑人的本质,最大限度的激发出来,视文革为飞黄腾达的好时机。他们几乎都以一个面孔出现:在单位自封(造反)司令,拉山头,找后台,指挥打-砸-抢-抄-斗,一路过来,命案相随。奈何老天有眼,毛泽东去世,文革终被煞车,这批坏种顿失后台,成众矢之的。当时清查这些坏种的口号就叫做“清查三种人”,即清查:

   1,那些造反夺权,升官,干坏事,情节严重的人;

   2,诬陷迫害干部、群众,刑讯逼供,摧残人身,情节严重的人;

   3,幕后策划,策划、组织、指挥武斗造成严重后果的人。

   “清查三种人”轰轰烈烈,坏种们遭到灭顶之灾,到最后真正被划为“三种人”的倒并不多,例如笔者所在单位,上海市著名的文革重灾区,文革期间知识份子和干部被迫害死亡无数,文革后就清查了一批人,但被划为“三种人”的,就那么几个,可见挤入“三种人”还不容易,被选中的个个都是货真价实的“蛇中赤练,人中秦桧”。

   这批坏种被命名为“三种人”后,颜面扫地,实在感到无脸见人的,如于会泳之流,还自动告别了人间,但大部份坏种憋着一口气,象狗一样的熬了下来。对此,邓小平曾发出警告:

   “最危险的是‘三种人’。说他们最危险,是因为:一、他们坚持原来的帮派思想,有一套煽惑性和颠覆性的政治主张;二、他们有狡猾的政治手腕,不利时会伪装自己,骗取信任,时机到来,又会煽风点火,制造新的动乱;三、他们转移、散布和隐蔽在全国许多地方,秘密的派性联系还没有完全消灭;四、他们比较年轻,也比较有文化。他们当中有些人早就扬言十年、二十年后见。总之,他们是一股有野心的政治势力,不可小看如果不在整党中解决,就会留下祸根,成为定时炸弹。”(《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37页)。

   汝金山之流的“三种人”,就是在邓的讲话后开除出党的。

   把“三种人”定位为全党全民最危险的敌人,非常正确。此后这班坏种也的确成了过街老鼠,人见人恨,而“三种人”的称号,更成了文革余孽终身无法抹去的罪名。

   但可怕的是,随着时间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的消逝,这些毒蛇们逐渐苏醒,继续寻找作恶途径,而年轻一代(包括关键岗位上的年轻干部)不了解这些坏料的底细,似乎大家彼此彼此,一起奔钱程;更有畜意帮腔的人们(有些人也在关键岗位上),利用时间的消逝,与毒蛇为友,“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一路为他们作恶开绿灯,于是出现了把汝金山这样“三种人”出身的剽窃嫌疑惯犯,册封为“著名戏曲作曲家”,伺机安排重新入党可能的怪现象。

   当然也有知道这位“汝三种”底细的文革过来人,如杨飞飞,她当年就是被汝金山间接砸烂(听说沪剧界造反派窜东窜西地打人)的勤艺沪剧团的领导,对“汝三种”这样的文革造反、指挥打砸抢导致命案、最后被按上“三种人“帽子清洗出党的坏料,底牌完全知情,她当年还以领导身份发布“许如辉作曲,杨飞飞演唱”,完全清楚“汝三种”不是什么“著名戏曲作曲家”,而是案件缠身的剽窃嫌疑惯犯,竟也同他坐到一条板凳,为“汝三种”剽窃嫌疑挡风,这就不能用不知道“三种人”的历史解释,而要对“汝三种”的发迹成为今日的“上海高俅”负责。杨飞飞还是什么“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竟同“汝三种”相看两不厌, 人们害怕,她别把“三种人”的精神也传承了。  

   毋庸多言,象汝金山这样的“三种人”,早已复活成为当今社会的祸根。[许如辉纪念网站]把剽窃嫌疑惯犯汝金山的“三种人”老底揭开,是一件大好事,让大家明白:三十年前邓小平大声疾呼“最危险的是三种人”的“三种人”,已经卷土重来,成为红人。现今身居上海市宣传、司法关键岗位的干部,听听几十年来的受害者家庭的控诉,你们该对这批“三种人”今天的“飞黄腾达、继续害人”,负什么责任?

   [本文讨论区]:

      上海文革余孽汝金山剽窃路线图

   [相关阅读]:

         。上海“文革余孽”汝金山剽窃路线图       

读《上海文革余孽汝金山剽窃路线图》有感  

汝金山一身兼有“三只手”

【许如辉荒唐官司搜索大全】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Omega Watches , Cartier Watches, Breitling Watches, Chanel Watches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fake watc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