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动态 | 纪念专辑 | 许如辉研究 | 大同乐会 | 民族器乐 | 流行歌曲 | 电影戏剧 | 戏曲音乐 | 作品年谱 | 学人学界 | 文霞专栏 | 著作权 | 许如辉戏曲音乐冤案 | 作品赏析 |交流论坛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汝金山—上海“文革余孽”汝金山剽窃路线图
12/23/2008 点击数:6918

上海文革余孽汝金山剽窃路线图

(况二钟)

…………

 

(作品惨遭汝金山咸猪手蹂躏的作曲家许如辉,左杨飞飞)

    零八戊子冬至,申城伶界热力四射!闻“杨飞飞从艺七十周年”,贺足拾天,耗资百万,其中杨氏女独得十万,刨去杂项,净得七万。杨氏且被册封“德艺双馨家”,风头一时无二。又闻压轴戏是杨氏唱腔研讨会,上海文艺会堂,出席者二十余,含市府大员、“著名戏曲家汝金山”云云……。是日,“汝著名”以“杨派作曲创始人”粉墨登场,作热情洋溢之发言。杨氏素来见财眼开,而今名利双收,又有“汝创始”(管他娘冒牌货)摇旗呐喊,捧其直上重宵九,难掩心花怒放,席上频频回首,以示谢意。直此,汝,杨这对犬男女,置寡廉鲜耻于不顾,复唱双簧,再耍法庭作伪贱招,置杨派作曲真正创始人许如辉(水辉)于度外,眉来眼去,相看两不厌。更闻,该两厮发言,将图文并茂悉数载入纪念光盘史册云云,以求遗臭万年。

    “汝创始”,抑或“汝著名”,实臭名昭著汝阿鼠是也。烂人六十有余,徒有一副臭皮囊,不学无术,专营空手套白狼术,瞄准沪剧名作,馋涎欲滴,悉数指染,窃盗猖獗。汝阿鼠胃口野豁豁,操作规模化,主打许如辉作品。许老遭其咸猪手蹂躏的曲子,有《妓女泪》、《为奴隶的母亲》、《茶花女》、《王魁负桂英》、《家》、《龙凤花烛》、《两代人》、《白鹭》等拾数本,……;余,尚在进行时中。此外汝贼还盗有姚牧《雷雨》,万智卿《芦荡火种》、刘如曾杨继陶《红灯记》不等……。举凡经汝厮漂白,原作曲均荡然无存。贼男汝摇身一变,成新科“原作曲”,隔手即以揩油品充任资本,升等“著名”,混迹十里洋场,数十载伪劣无事。买空卖空之余,该厮还大言不惭,“汝本海上音乐学府硕士”——经稽查,纯属伪造!

    又查,汝阿鼠,一九六二年入上海沪剧院学馆,以敲板营生。其时,许老如辉,早已硕果累累,“勤艺音乐风格”独树海上,有识之士莫不“民乐大师”敬赠,唯许老素来低调,视头衔如粪土,从不放在心头。及后,汝厮始窥覷许老作品,兴趣盈然,伺机下手,密署剽窃行进图。

汝魔爪所及(筱文滨左一)、(石筱英)、(石筱英与筱爱琴《杨乃武与小白菜》),(作曲家许如辉,作品《罗汉钱》、《为奴隶的母亲》、《妓女泪》、《卖红菱》等)

    一九六六年文革骤至,汝厮无所事事,遂造反起义,充任司令,打砸抢斗,恶贯满盈,磬竹难书。汝司令手下有男女悍将数名,专以打人取乐,也有因学杨派而不得机会登台,遂迁怒于“流派创始人”,掴掌刷耳报复,且专拣半夜三更下手。孱弱文派宗师筱文滨,即为相中者之一。汝厮怂恿悍将及其帮闲,找来A型条凳一副,置水门汀地,然将文宗师从牛棚拖出,挟至条凳处,强摔于地,效古法屠牛,将其头卷入条凳A字端口,暴打……。遭此酷刑,还有石姓艺人,名筱英者。众恶奴明知筱英年衰、体胖,照殴不误,只是打法略变。此回凶神将条凳倒置,凳脚朝天,将石女头脚,若宰鸡般,向条凳两端硬塞,顿刻,鞭棍如雨,倾盆而下。呜乎,石筱英台上“杨淑英”滚钉板,台下高龄躯体塞条凳!其惨其烈,闻者无不惊悚,迄今谈及,仍怒目金刚,斥汝厮一伙,“混世魔王,母夜叉行径”。此外,汝司令任内,还有命案一桩。优伶筱氏爱琴,亦为流派之一,不堪被殴,撕床单结绳,悬梁自尽,年仅四十。文革结束,汝厮逆行得以清算,列“三种人”之一,清除出党,明令永远不得再入党! 

    粉碎四人帮又七年,一九八五年,汝厮见机成熟,开始窃盗,踏上犯罪不归路,许如辉的《妓女泪》——《八曲》,被挑为首本,作曲惨变“汝-金-山”。汝厮内人谈洁民,系学杨派,家中曲谱,一应俱全,窃盗许老,易如反掌。

 

(咸猪手汝金山作“热情洋溢”之发言,《杨氏70年》,08-12-15,剑鸣摄)

    汝贼初盗得手,得意忘形,壯胆再干。越明年(一九八六),《杨飞飞沪剧流派演唱会》,人民大舞台连演两场,汝厮更象是吃了豹子胆,道德修行全不顾,把许老拾壹部曲子洗劫一空,通通变成“作曲配器汝金山”。剽窃上手,又有杨氏飞飞背书,汝贼自以为文革腥臭已除,咸鱼翻身,上海滩头牌作曲非他莫属,只差两度向党献媚,朝“红顶作曲”挺进!再捞个“司令”当当。可怜正牌作曲许如辉,重病在身,卧床不起,眼看心血被盗,无力抗争,奈何?

    二零零五年——东窗事发,汝阿鼠遭遇克星,乃天意也!

    许如辉临终(一九八六)有言:“XXX,何许人也!《为奴隶的母亲》,作曲变他了?这是什么世道?” 许家人忍了二十年,已忍无可忍,谨记先人遗言,誓为许如辉讨回公道!“金猴奋起千钧棒”,两纸诉状,将汝贼告上衙门。汝厮急得屁滚尿流,抖嗦嗦,颤咧咧,逢人就大倒苦水:“曲也写不出”,汝厮,你本来就是“嘴尖皮厚腹中空”,靠偷起家的贼人嘛!汝贼还哀求杨飞飞说情,让许家撤诉。

    汝厮剽窃劣迹斑斑,岂有不告之理!让许家撤诉不成,该厮旋施银弹贿赂,亲制伪证统一版,让万氏、黄氏、筱氏、王氏、杨氏等,依样画葫芦照搬。该等氏不乏看在白花花银子面上,答应为汝贼作伪,罗织“许如辉只写大合唱”之荒谬证词。汝厮脱罪心切,衙门审堂时,不忘拔高喉咙提醒吏官:只要弄到三个人头作证,文史记载“水辉作曲”即刻归零。许氏家人嗤之以鼻,坚信“打官司就是打证据”,火力甚旺,呈堂历史书证三大箱,汝厮则一条也无,汝妻兼同伙谈洁民,攻防失据,最后招供:“阿-拉-没有说过是汝金山作曲,阿-拉-也没有说过是杨飞飞唱腔设计”。按此架势,形势本该一片明朗,许家最后竟仍功亏一簧,维权不成,许如辉署名权反被褫夺,全因遇人不淑,那判官有眼无珠,又遇强大地方势力插手,接密令,许如辉非输不可,故致枉判,汝贼“胜利大逃亡”。

 

杨飞飞陷害作曲老臣许如辉“有功”,心花怒放接大支票,08-12-某日,剑鸣摄)

    杨氏诬女飞飞作伪证有功,既非原告又非被告,连谱也不识,竟得“天上掉馅饼”,官吏送“作曲”,兼获上海变相勇士奖“非物质文化传人”臭名!有赏就有出,杨氏女奉旨,涂厚油,抹七彩,上电视,冲锋陷阵枪地盘,“杨派是我自己唱出来的”,绝口不提许如辉!还边歌边舞、俗不可耐、作“垂死挣扎”般表演。沪剧受众,本来就少,北不跨南京,南不过杭州,经杨氏汝厮几度折腾,许如辉积澱的音乐美感全无,杨派已不忍卒听,还连累沪剧行情愈来愈差,即便上海城内,也是北不抵嘉定,南不达金山。再说,杨氏女实在不及同代名伶傅全香、骆玉笙冰雪聪明,懂得“见好就收,以保身价”,而是谈吐粗俗,口无遮拦,喋喋不休,洋相百出。下段引文,截自零八年,杨飞飞在上海电台向全国作“冬至”讲话:“我只管唱,文化也没有,只会唱老曲调……”,吾的天,杨氏根本就是在投自杀性炸弹嘛,自承“黑吏判她作曲,完全与事实不符”。

    呜乎,申城黑道横行,许如辉败诉,大众像在看西洋镜,滑稽段子天天翻新。在此添录黑吏乌贼判词之一,以飨等看今日滑稽西洋镜的忠实观众:“[水辉作曲],并不代表沪剧音乐元素的全部作曲。专职作曲局部的过门、旋律的修饰,不足以构成著作权法意义上的‘创作’。”—— 化外音:此等判词不知所云,简直在热大头昏!
 
    汝厮、杨诬氏、衙门黑吏司,原以为判决既出,加上公安恐吓,必置许家于死地,孰料许氏家人,早将生死置于度外,越挫越勇,凭风可借力,驰骋互联网,连连揭假,直捣黑窝,你上海包庇汝阿鼠,吹捧杨飞飞,想灭许如辉,舆论导向封个乌!

 

(沪剧《茶花女》,1953年首演,作曲水辉(许如辉),60年代说明书)

    多行不义必自毙,汝氏贼人,杨氏傻蛋,……,余生必在铁肩担道义者之谴责声中度过。笑汝氏不忍寂寞,不自量力,不思金盆洗手,不甘阒寂狗窝,还想浑水摸鱼当贼骨头。查汝厮漂白,头衔经常变换,说明心中藏鬼。该厮以“配器、作曲、曲、音乐设计、记谱、整理”等花头经,一一吃掉原作曲。本次“杨氏七十年”,五朵金花(茅善玉、马莉莉、陈苏萍、陈瑜、华雯)学唱杨派,汝厮祭出“汝记肉庄”新名堂“音乐编配”,挂羊头,卖狗肉,继续盗用许如辉《为奴隶的母亲》——《思家》等经典曲子,糟蹋前辈好端端作品,可说是不要脸中的极品!汝厮还仿佛少他地球不转,新版《茶花女》“作曲”也是他。借“杨派名剧”还魂,历史上《《茶花女》是在你汝贱人手上成名曲的?你小贼即便为《茶花女》包上十三层金子,怎抵许如辉“战国九鼎,明朝青花”之古朴、妙曲、经典原著《茶花女》?它在上海广播电台密藏着呢?

    又有言者凿凿,汝厮男女挡,同为文革打手,均以偷窃为乐 ,男盗剧,女窃货,还各得浑名“一百零八将之一”。汝厮仅盗剧乎?以其厚颜无耻,劣等品行,倘有国可窃,该厮也绝对铤而走险,窃国大盗当定!

    汝贼金山,剽窃老手、一贯迫害文人、命案在身脱不了干系、早被清除出党的文革余孽,何以今日红透上海滩?此等坏得走油的货色,隔三岔四,便有机会与市府宣传要员平起平坐,大谈剽窃心得?有何值得听的?要向良民传递什么做人心得?汝厮在上海黑白两道,三朝元老,四方(剧坛,出版,法院、市府)通衢,八面威风,这是为什么?谁在亲睐他?欲树社会什么风气?请看客深思……。

    末了,汝厮该如何下场?大宋奸臣秦桧结局可也。本尊若筹得资金,必飭令江南锻造厂匠人,为汝厮金山制塑胶像十打,采半跪姿,分别加锁圈内,拖于大圣公许如辉、名优筱文滨石筱英筱爱琴铜制立像前,供千代万世游乐踩骂——这便是“文革余孽、四人帮余党、开除出党”的汝该厮最后归宿,贼人汝-金-山剽窃路线图的终结篇!

           
   (欢迎过往君子城中张贴,戊子冬至)

    网注本文系【寒夜闻柝】首发,欢迎转贴,载明出处,谢谢配合。又,本网提倡“百家争鸣”,欢迎“七岁就能作曲”之“神童汝”投书反驳,以证自己清白。文字辩驳之余,倘能提供图文并茂之原始书证,则洗刷更为有力。诸如当初并非“光荣入党”旋被“清除出党”之证件影印本,四十岁即香销玉陨之沪剧名旦筱爱琴“非汝司令等暴打而致活不下去”之亲笔信,5、60年代《解放日报》广告“先生汝”确系沪剧《为奴隶的母亲》作曲,说明书证明“著名汝”诚系《妓女泪》之“伟大作曲家”……等等,均具震憾性“相反证据”效果,也最受不明历史真相之读者欢迎。上述所列各类文史资料,倘非伪造,极为珍贵,希“打手汝”勿随意糟蹋,切记。另,本网投稿信箱为:bianjizu@yahoo.ca 希勿投错,以免延宕~)

    [本文讨论区]:

      上海文革余孽汝金山剽窃路线图

    [相关阅读]

   。杀戏迷的案子是真的—— 谈元奇与汝金山 

   汝金山一身兼有“三只手”

   。汝金山什么时候成了“世界艺术家名人”?

   。[传谋工具]与汝金山  

   。读《上海文革余孽汝金山剽窃路线图》有感

   。文革“三种人”是什么货色?——从老牌“三种人”汝金山谈起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Omega Watches , Cartier Watches, Breitling Watches, Chanel Watches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fake watc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