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动态 | 纪念专辑 | 许如辉研究 | 大同乐会 | 民族器乐 | 流行歌曲 | 电影戏剧 | 戏曲音乐 | 作品年谱 | 学人学界 | 文霞专栏 | 著作权 | 许如辉戏曲音乐冤案 | 作品赏析 |交流论坛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拍案而起:维护历史真相的对决!——一场被搅得面目全非的维护许如辉作曲权官司
7/15/2008 点击数:2095

维护历史真相的对决!
  
——一场被搅得面目全非的维护许如辉作曲权官司

(拍案而起,《新语丝》 2008-07-14)

…………

 

(被诬陷的作曲家许如辉,水辉,1910-1987)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善恶到头终有报!        冤有头,债有主,世上因果总须报

   现代社会印刷技术发达,任何智力作品面世的第一天,就会留下准确的文字记录,这为创作权益保护提供了可靠的手段,任何纠纷案件只要查看它面世时的第一次记录,就能准确断案。然而身边却有这样一起作品名誉权案,原告提供了作品发布时“权威,公开”的第一记录,但审案“既偏离诉讼主题,又无视历史档案”,官司依被告的口证要求结案,历史真相被搅得面目全非。此案发生在被赞为“改革开放前沿,一切同国际接轨”的上海,真是不可思议。该起名誉权诉讼案就是(作曲家)许如辉家人状告中国上海唱片厂,扬子江音像公司和音乐制作人汝金山的侵权案。

   许如辉,又名水辉,中国现代歌曲创作先驱者之一,中国第一位被电影公司聘为专职电影作曲的音乐家。早年在上海研究国乐,抗战期间奔赴战时首都重庆,从事“音乐救国”,“音乐复兴民族”活动,主持创办了抗战难童国乐教养院。期间创作了歌剧《木兰从军》,话剧《棠棣之花》等鼓舞抗战士气的音乐,并受国民政府最高当局所托,编写《国家典礼乐章》。抗战胜利后,回上海从事戏曲音乐创作,1952年被勤艺沪剧团聘为专职作曲,创作了《为奴隶的母亲》、《妓女泪》、《龙凤花烛》、《两代人》、《家》、《白鹭》、《陈化成》等近50部大戏的音乐。1987年在上海逝世,2007年被上海市虹口区列为居住虹口的爱国文化名人。

   案起于2005年8月。许如辉家人购得由中唱上海公司出版发行的名为《沪剧名家名曲伴奏系列(3)》的录音带,使用了许如辉作曲的《妓女泪》、《为奴隶的母亲》、《龙凤花烛》、编剧并作曲的《白鹭》,但未署名“作曲许如辉”,却署名为 “配器指挥汝金山”。许如辉家人又购得另一套三辑光碟名为《沪剧杨飞飞流派演唱会》,11部许如辉作曲的作品全署名为“汝金山作曲”,于是许如辉夫人(加拿大)和她在中国和加拿大的子女作为原告方,把侵权的三方告到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并提交半个世纪前相关作品演出时写明“作曲水辉(许如辉)”的历史说明书、曲谱和报纸广告,要求被告停止侵权,赔偿损失,赔礼道歉。

   但被告方却坚持:“许如辉不是这些作品的作曲者”,“发行的名家名曲录音带都是杨飞飞的唱腔,是杨飞飞设计的”,并提出请沪剧界有影响的杨飞飞女士作证。这个要求使一起“作曲诉讼案”变成了”唱腔设计的诉讼案”,完全背离了本案侵犯著作权的主题,被告这一转移视线的要求却为审案法官采纳。

   杨飞飞,上海市勤艺沪剧团(创建于1949 年8 月)团长兼演员,在她任内,于1952年底聘许如辉(水辉)为专职作曲,并在许如辉作曲的《为奴隶的母亲》、《妓女泪》、《龙凤花烛》、《两代人》、《家》、《白鹭》、《陈化成》等剧担任主唱,几十年中,两人配合默契。杨更视许如辉“亦师亦友”(见《电影百年——中国早期电影音乐作曲家许如辉诞辰95周年会刊》)。半个世纪来,杨飞飞在舞台上以演唱许如辉作曲的剧目出名,形成了所谓“杨派唱腔”,于2008年获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沪剧领域)称号。

   案件庭审中,原告方提交了《为奴隶的母亲》、《妓女泪》、《龙凤花烛》、 《两代人》、《家》、《白鹭》等当年演出时,经杨飞飞本人以团长(即法人代表)身份批准在报纸上发布的演出广告,均指明:“水辉(许如辉)作曲,杨飞飞演唱”。因此杨飞飞有义务说明历史事实,为已去世20年的老战友许如辉争回创作署名权。

   但不知杨飞飞出于何种利益考虑,在庭上出人意料,竟说:“杨派是自己唱出来的,绝不是作曲者作出来的”,“杨派唱腔是我在沪剧艺术实践中探索创作形成的,不是由许如辉作曲创作形成的”,“《为奴隶的母亲》等作品中的杨派唱腔是由杨飞飞等主要演员自行创作、乐师记谱,边唱边改,不断完善形成流派”。杨飞飞作证至此,五十年前由她亲手签署的“作曲:水辉(许如辉),演唱:杨飞飞”的历史事实,连影子也没有了,杨飞飞给许如辉发了十几年工资算是让他白享清福。

   杨飞飞所作的口证,被上海市中级法院采纳,一审判决:“对许如辉家人的起诉不予支持”。当年以“许如辉作曲,杨飞飞演唱”公示的许如辉所有作品刹那间成了“唱腔设计:杨飞飞”。

   判决一出,音乐界、戏曲界一片哗然,他们成立了声援团支持原告。在上海市虹口区文化馆还专门召开“尊重历史、尊重作曲家著作权益、暨许如辉戏曲音乐案”座谈会。会上时任全国政协委员的著名作曲家,上海音乐学院陈钢教授首先指出:“这起判决违反了‘不诉不理’的基本准则。本案告的是汝金山侵权,但法院避开了原来的主攻对象,通过汝金山推出的杨飞飞的无证的‘口头证词’,将目标转向许如辉,实际上是将许如辉变成被告了。杨飞飞并没有告许如辉!按照法律不诉不理,为什么要理她?” “(判决书)通篇都是用和汝金山有关系的人的‘口头证明’作为‘证言’,以图推翻几十年铁定的历史事实,抹杀戏曲前辈一生心血,太轻率、太残忍了吧!” 陈钢教授更指出如此判决后果的严重性:“历史上的广告、说明书,作曲署名一直是‘水辉’(许如辉)。这是个历史事实,假如把这个事实推翻了,那不得了,所有的演员都可以说都是他的唱腔,都是他作的曲”,“此事不是对许如辉一个人的否定,而是对整个戏曲界作曲的否定”。他愤慨地警告:“假如我们上海出现了最后高院也是这样判,那是上海的耻辱,也是上海司法的无知”。

   原上海沪剧院一级作曲,长宁沪剧团团长奚耿虎强烈不满:“许如辉署名被莫名其妙去掉,一点道理也没有。水辉先生人虽已不在,不能说话,但他的作品还在,事实还在! 奇怪的是,讲这些作品不是水辉这句话的恰恰就是当时的领导(杨飞飞)。当年有她领导的同意,才能在报纸广告上,演出说明书上,署名“水辉(许如辉)作曲”,用现在的话讲,就是法人行为,现在她这样说要负法律责任的。要是我这样做,利用沪剧团团长职权剽窃别人的东西,这是很严重,很可笑的事情”!

   原告方坚决反对违反“不诉不判”的司法原则,把“创作名誉权”之争引向“唱腔名誉权”之争,把保护“许如辉的创作名誉权”演变为“保护杨飞飞唱腔名誉权”的判决。更对所谓“杨派唱腔”同作曲的关系进行剖析:“唱腔只是演员唱功的表现;唱腔离不开作曲家创作的主旋律;唱腔在任何音乐作品中不占有独立地位;没有作曲家许如辉写出主旋律,何来杨飞飞的唱腔”? 他们写了长达40页(两案)不服判决的“上诉书”,又一次横渡重洋飞来上海,上诉至上海高院,要求复审重判。

   12个月过后,终审判决出来:“维持原判”,且比一审判决更彻底的否定当年由杨飞飞签署的“许如辉作曲,杨飞飞演唱”的书证,判决结论中写道:“许如辉虽然在《为奴隶的母亲》等10部沪剧剧目的演出资料上署名‘作曲’,但这一署名方式并不代表对整个剧目中所有沪剧音乐元素的创作”。完全剥夺了许如辉的署名权。

   沪剧界老前辈周良材先生听到消息,气愤之极,向许如辉后人表示:“无啥可吃惊的,因为这个社会有一批人已经疯掉了! 跟他们一遍一遍解释,什么是戏曲作曲,什么是法律,什么是《著作权法》,有什么用?与一批整天胡说八道、毫无正义感可言的人在辩论,是白费精力,是抬举了他们!”

   该判决已执行,但按民法规定,原告方还有向法院质疑的机会,他们表示“决不放过机会”。许如辉的妻子(加拿大)已届九十,终年卧病,官司一直靠她的女儿(加拿大)许文霞横跨太平洋万里来回,不停奔走。面对以逸代劳的法官和被告方,口焦舌干,艰苦可想而知。整个诉讼真像一百年前让浙江省余杭县出名的《杨乃武与小白菜》奇案 (一起也是因证人--“小白菜”在庭上胡说一通的口证搞成的冤案),可称它为《杨乃武与小白菜》21世纪国际版,因那起奇案中余杭—杭州--北京,千里来回呼号的也是位女性(杨乃武的姐姐杨淑英)。

   案件远未结束,环绕着《为奴隶的母亲》等名剧到底是历史资料所写的那样:“许如辉作曲,杨飞飞演唱”,还是杨飞飞口头说的“全是我杨飞飞唱腔唱出来的”这个根本分歧,一场维护历史真相的对决正在展开。杨飞飞已不惜用第二生命“诚信”作抵押,否认她五十年前以法人身份向社会公示的“许如辉作曲,杨飞飞演唱”的历史结论,犹如泼出的水,已无收回可能;而拥有许如辉作品署名权历史铁证的许如辉家人也毫不示弱,在网上不断公布杨飞飞亲笔签署的“许如辉作曲,杨飞飞演唱”的原始铁证,不断收紧包围圈,步步紧逼。但杨飞飞拥有“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头衔,空前风光,更有审案法官为她的口证撑腰,占尽上风。而原告许如辉家人头上无光环,手中无权势,只有一叠证明“许如辉作曲”历史铁证,形势险恶。

   “一朝输赢在于力,千古胜负在于理”。赞颂两千年前刘邦一败再败后,终于在垓下一战干掉“力拔山兮气盖世”的项羽的千古名句,该不该在这场对垒中再次应验?  

      新语丝   (XYS20080714)

      原贴  http://www.xys.org/xys/ebooks/others/science/dajia9/xuruhui.txt

      本文讨论区:(http://www.xuruhui.com/bbs/dispbbs.asp?boardID=3&ID=4547&page=1

   ——————————

    [相关阅读]:

  拍案而起:耍小动作怎能服人——谁在为<许如辉创作署名权案>制造障碍 

  请看,上海文广集团竟敢阻扰律师持令取证——深入许如辉案

  。许文霞:上海的耻辱,司法的无知——就许如辉案,致上海高院应勇院长的一封信

  忻鼎稼:上海高院法官的爱憎分明——评一份极不公正的许如辉案判决书

  。忻鼎镓:我对许如辉案的判决感到蹊跷,兼问杨飞飞?

  陈钢: 海派文化的悲叹与许如辉的“败诉”

  。周良材:从许如辉“败诉”,到我为沪剧送终

  许文霞:如辉与《上海王》—— 杨飞飞所谓“原创”,完全不符合历史事实

  许文霞:严凤英“唱腔设计”案不了了之?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Omega Watches , Cartier Watches, Breitling Watches, Chanel Watches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fake watc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