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动态 | 纪念专辑 | 许如辉研究 | 大同乐会 | 民族器乐 | 流行歌曲 | 电影戏剧 | 戏曲音乐 | 作品年谱 | 学人学界 | 文霞专栏 | 著作权 | 许如辉戏曲音乐冤案 | 作品赏析 |交流论坛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易外天:是谁惹火了许文霞?——读《迭班强盗无人性》
9/10/2009 点击数:1381

是谁惹火了许文霞?

——读《迭班强盗无人性》

(易外天)

   《迭班强盗无人性!》是许文霞借沪剧《为奴隶的母亲》(第二场),边放许如辉的音乐,边发火的文章,写得火冒三丈,你看:

   “抢夺别人财物、或作伪证、或藏匿国家级证据让许如辉维权赢不了、你们这帮人,与‘春宝娘’口中:‘迭班强盗’有甚差别”?

   “[许如辉案]完全是当代有权有势、执掌上海司法、道貌岸然者自上而下干的‘好事’!这些人不能流芳百世大概想遗臭万年了!上海的形象,因[许如辉案]而在世人面前变得丑陋不堪”!

   这些字句厉害得在中国环境中长大的我辈为之捏一把汗: “小心把无产阶级专政引出来”。但细细想来也不奇怪,许文霞毕竟是在民主国家生活了二十年,人家深知 “人生而平等 ”、“人应有的权利不可侵犯”,是为全部现代社会文明理念的基础。中国司法无论你愿意或不愿意,也总是要走上这一步的。作伪证、藏匿国家级证据的司法行为可以得势一时,但到最后,仍会象当年杨乃武冤案那样,一大批官帽落地、被陷害者彻底平反的日子总会到来。看来许文霞绝对是一位识时务者,她从其父蒙受的不白之冤中认清时势、看中潮流、先走一步、豁出来了!

   上面这段话并不表示敝人在拿《迭班强盗无人性!》中国抗诉范文推销,但文章的确写得好,好就好在接下来既解剖涉案的司法黑暗(即如陈钢所说的“许案乃上海司法的耻辱”),也解剖了自己的“坏脾气”是怎么来的,道理说的十分真切: “是谁让许如辉后人义无反顾,誓与泼皮无赖较量到底的?”同时给出答案: “坏脾气都是被逼出来的”(引用易中天语),“被揪住不放也是诸位自找的!”读着这些字句,让我们看到了许如辉后人抗诉冤案所表现出来的“杨淑英滚钉板”(杨乃武冤案)式的气概,感觉十分淋漓痛快!

   “有话好好说嘛”,上海司法界先生可能会作出道貌岸然的评点。 对!谁能说滚钉板是好脾气,但请身穿法袍的青天法官们评个理看:利用权力,否定物证,采用信口开河的串证;利用权利,耍谎阻拦取证? 利用权力,否定半个世纪前公诸于众的“水辉作曲”结论;无法无天到这种地步,许文霞能不拍台子不发脾气是谁惹火了许文霞?君子们也许可以轻巧地说一句: ”对法官还是要注意态度嘛”,对!应该注意态度,不能耍脾气;对,但也请法官们注意: “坏脾气都是被逼出来的”,你们是否干了违法的事情?当年杨淑英骨头难道有这么贱,会把滚钉板当乐事吗? 今日许文霞会贱到大洋两岸飞来飞去当乐事? 事情已象我们曾读过的包公案《阴阳手》故事那样,许文霞已经被逼得无路可走,才向苍天伸出人见人怕的 “极天冤枉阴阳手”,但当年包公没有责备“你这阴阳手喊冤方式把过往行人吓了一跳,破坏社会和谐,要负治安责任”,而是立即下轿私访,果然揭开极天冤枉。要是换了现代计较脾气好坏的“君子”,保证先把喊冤的阴阳手砍了,管你文霞还是武霞,管你冤枉不冤枉,保证河蟹不受干扰才是压倒一切的。所以对一件具体的案子如何断案,说三道四者各取什么态度,也是人性的一次总暴露。

   也许还有一种人不开心:”现代社会案件怎么拿包公案中《阴阳手呼冤》之类迷信作比喻”,好,就举个现代例子吧:

   上海《新民晚报》2009年8月21日对吉林通化钢铁集团总经理陈国军上任首日即被群众殴毙的惨案以《陈氏悲剧值得反思》为题发表了通版评论,并以“对话通道阻塞,呈现暴力特征”点出问题症结:总经理上任伊始,即遭殴毙,乃社会不公所致。那面对司法不公呢? 发点脾气总可以吧。真正怕的是上海司法面对 “坏脾气”依然无动于衷,存心逼出个“XX事件”来,再拿社会河蟹做抵押,让全民把上海司法现状热炒一下,那代价就太大了!

   谁让许文霞发脾气的?是谁惹火了许文霞?还不是那帮制造了许如辉冤案的家伙。这类冤假错案发生在他们自己头上,脾气恐怕发得比许文霞还要大! 不信?要不要请大家给你们这些一贯以整人为乐的各位、套一顶冤大头案尝尝味道?

  ————————————————

   原贴:

       许文霞:《迭班强盗无人性!》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Omega Watches , Cartier Watches, Breitling Watches, Chanel Watches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fake watc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