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动态 | 纪念专辑 | 许如辉研究 | 大同乐会 | 民族器乐 | 流行歌曲 | 电影戏剧 | 戏曲音乐 | 作品年谱 | 学人学界 | 文霞专栏 | 著作权 | 许如辉戏曲音乐冤案 | 作品赏析 |交流论坛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许如辉与《东亚之光》电影音乐
12/31/2008 点击数:2390

许如辉与《东亚之光》电影音乐

 

——从《罗及之》谈起

 

 

(许文霞)

 

 

(《罗及之》,蓝为洁编著,重庆出版社)

 

   近获北京罗嘉美女士赠书《罗及之》,极为欣慰。嘉美是罗及之(上影厂资深电影摄影师)先生的长女,数十年来为其父名誉的恢复,与两位妹妹作了大量细仔艰苦的工作,先前已出版过纪念双亲的文集《为了永久的纪念》。嘉美的母亲朱铭仙,是上海戏剧学院的著名教授,主教国语台词,桃李满天下,信手拈来,就栽培有潘虹、刘威、丁嘉莉、李媛媛……等同样著名的学生。

 

   罗及之是中国第一代电影摄影师,首席摄影大师,拍摄过《东亚之光》、《平型关大捷》等重要影片,也是电影摄制技术攻克家,秉性善良耿直,文革初期即遭迫害而冤死。《罗及之》一书由其好友、抗战时期重庆“中国电影制片厂”同仁蓝为洁女士撰写,全书叙理清晰,生动活泼,配有大量珍贵图片,还原了罗及之在上海和重庆时期的艺术活动和电影生涯。该书出版后广受好评,并引起罗及之出生地的父母官——江苏省南通市委宣传部的高度重视。

 

   南通为上海输送过不少电影人才,如罗及之、赵丹、龚秋霞、朱今明等,而罗及之是第一位到上海吃“电影螃蟹”的勇士,他立足后,又引领赵丹等人出南通,初抵上海,都住在罗家,吃在罗家,所以一众人恭敬地唤罗及之为大哥。时下南通市宣传部正着手收集和编辑《中国电影与南通人》,对罗及之这位南通才子,颇记心头,拟重点介绍,日前已走访了罗家后人。这则来自南通的消息,很令人欢愉。诚然,整理故旧,清点遗产,疏理人物,应该是拉网式的,而不应蜻叮点水式的,更不应该随心所欲,故意遗忘的!“过了这个村,没有那个店”,岁月不绕人,该立传者,不当机立断地立,史实的遗失,是百分之五十,百分只七十五的迅速丢失, “一子索落,满盘皆输”,最后的损失是中国文化断裂!南通市从电影史着手整理文化遗产,贴近民众,由此及彼,稳步深入,绝对是公德无量的好事!希望这等好事,一桩接办一桩,蔚为大观,树立榜样。只要努力,众志成城,千余年后,江苏南通以其积淀的文化魅力,人文景观,征服江苏,取代上海,不是没有可能!想当年李白、杜甫、关汉卿、曹雪芹……,诸文化人的作品和人文精神,不也是经人整理,传承下来,惠泽后人的吗?成都“杜甫草堂”,世上胸有墨水的,哪个不晓?杜老先生的乡人郭沫若,即有感诗篇直抒肺腑:“李杜文章在,光芒照万千”!

 

   《罗及之》一书,由重庆出版社出版,2007年4月初版,首印5千册。

 

    罗及之先生与我的父亲许如辉,亦是同仁,电影《东亚之光》即为两人合作之品,时1939年至1940年的重庆,罗及之摄影,许如辉作曲。电影《东亚之光》为人赞道,其中就有罗许两人摄影和音乐的合作无隙,作品默契,如当年评论家名“子都”者写道:“电影《东亚之光》的摄影和音乐配合得好极了”。关于这点,蓝为洁女士在《罗及之》书中列有“东亚之光获好评”一章,记述了“许如辉是电影《东亚之光》作曲”的发现经过。此外,《东亚之光》编导何非光,主演郑君里,张瑞芳、秦怡和杨薇等,均是一时上乘之选。一部战争片,又是记叙日本俘虏的故事,却引起两岸三地电影研究学者“竟折腰”,评论文章成堆,甚而至于探讨到这部“萧瑟气氛”的战争片,何以拍得“镜头美,旋律美”?……能不想调看一下原片吗?遗憾得很,中国电影资料馆保存的该片拷贝残缺不全,最重要的第一本已没有了,据说是被日本人掉包了,让一部同名记录片给置换了,详情可参阅戴中孚先生的文章。

 

   在此披露父亲许如辉确系《东亚之光》作曲的史实,撮合者,是电影导演史东山。父亲另处文字记道:

 

   “我在抗日战争期间,为《东亚之光》电影作曲,导演何非光。我为这部电影写过曲子,是在“中国电影制片厂(重庆)写的,用‘许如煇’本名所写。”

 

                                                                        —— 许如辉,1966年8月31日

  

   十分感谢蓝为洁(电影导演汤晓丹夫人)女士八十高龄,本该颐养天年独享清福的,却还背负历史重任,孜孜不倦考证求索,摆弄文字,还原历史,使已断线的《东亚之光》颗粒珍珠,又重新拾缀了起来。蓝女士写作态度严谨,立论可信,史料殷实,因专注填补历史空白,她的书颇受欢迎,特别深受大学生们的欢迎,今已出书六、七种。

 

   《罗及之》这类传记类图书,若在海外,是很受欢迎的,归于图书馆杜威十进分类法(DDC)索书号[921]名下。在中国,传记类题材的写作更蕴有巨大空间,这类书不属畅销书,但绝对是常销书,为什么?前面已论述了。

 

   下面请读《罗及之》书摘:

 

……………………
 

  东亚之光获好评”

 

——《罗及之》书摘

 

蓝为洁

 

 

(《罗及之》书摘,“东亚之光获好评”,上图罗及之夫妇,中图许如辉)

 

   《东亚之光》在重庆上演,开创了“中制”影片在“国泰”大剧院举办首演式的先河。政府要人,“中制”厂长等都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日本战俘代表上台表示悔罪 。最具战斗力的《新华日报》,以《伟大的友爱》为题,高度评价《东亚之光》影片的深远意义。

 

   该片也获得了舆论的好评。一位署名“子都”的评论者说:

 

   “……在摄影和音乐方面,《东亚之光》又有成功,每幅摄影取景、布光,都超出了以往国产片的技术水准。”

 

   我到处查证,找不到《东亚之光》的电影音乐是谁写的,正苦恼万分时,上海虹口区图书馆发来请贴,邀我参加许如辉先生诞辰95周年纪念座谈会,并附许如辉简历,称他是现代音乐史上杰出的民族音乐家和电影作曲家。

 

   他一生中,无论对流行歌曲,电影音乐,民族交响乐,戏曲音乐,都作出过开创性的贡献。会上特别介绍了许如辉在抗战开始后,到了我们重庆,还为何非光导演的《东亚之光》谱曲。

 

   嘿,这不禁使我想起,罗及之向我谈起《东亚之光》音乐为影片增色的事,原来是许如辉先生的旋律。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Omega Watches , Cartier Watches, Breitling Watches, Chanel Watches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fake watc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