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动态 | 纪念专辑 | 许如辉研究 | 大同乐会 | 民族器乐 | 流行歌曲 | 电影戏剧 | 戏曲音乐 | 作品年谱 | 学人学界 | 文霞专栏 | 著作权 | 许如辉戏曲音乐冤案 | 作品赏析 |交流论坛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沉思:我对许如辉败诉一案联翩浮想
10/9/2008 点击数:1755

我对许如辉败诉一案联翩浮想

………………

   读了许如辉(水辉)先生网上披露的资料,对其后人整理水辉先生留剩的遗作,进行孜孜不倦的搜集整理工作,感到欣慰和赞赏!这是功德无量的义举,按理应有学术研究团体去做,现在成了个人行为,也足以难能可贵。

   “许如辉败走上海律政,杨飞飞喜获天降大饼”,许氏后人大可不必动肝火,伤元气。输了官司,并不输道义。官司输赢是一时的,道义却是永恒的。不必与鼠目寸光之辈一般见识。依我之见,这场官司成败,不是取决於有理无理,而是意识形态作祟!

   许如辉(水辉)先生与黎锦辉先生是华语流行音乐的先驱者。展观当今世界华人音乐乐坛,流行歌曲此起彼伏、波涛汹涌,热闹非凡,仔细分折,那都是流,不是源。源头应该在上海,三十年代海派文化风起云涌的上海。试看港台当红歌手的保留曲目,三十年代前后产於上海的曲目有多少?什么《何日君再来》、《夜兰香》、《四季歌》……不胜枚举。有一次我听费玉清唱“天上人间”,一听旋律,这不是我小时候早就会哼的“木兰从军”中的曲子吗?我记得“木兰从军”曲子中第一、二句的唱词是这样的:“月亮在哪里?月亮在哪厢?它照进了我的房,照进了我的床……”看到网上所列水辉先生创作曲目,方知“木兰从军”是他的作品。不妨核查一下,旋律是否一样?我举此列,只想说明华人流行乐坛的鼻祖应在上海,第一任“歌林盟主”应是“海上双辉”!这是一份不可多得、求之不得的,价值不菲的无形资产、文化遗产。可偏有人将它弃如蔽履。这也难怪,数十年来,三十年代原创於上海的流行歌曲,一直被视为靡靡之音,洪水猛兽,反动腐朽而打入另册。黎锦辉、许如辉、陈歌辛,岂能幸免於难!水辉、南薇没有到白芽岭,已属万幸。他们的政治立场毕竟是拥护共产党、热爱新中国。平生行事,无懈可击,所以还有个善终。试看众多老一辈革命家:刘少奇、陈毅、陶铸……比比他们的遭遇,水辉、南薇已是幸运儿了!在“唯左独尊”的极左路线主导的那些年代,当然不能对鸳鸯蝴蝶派、“桃花江上美人多”之类,让它们有生存发展的土壤。

   许如辉(水辉)先生败诉的症结,或许有这一流毒所致之因素。我认为任何一个时代,对历史上某些文化现象有所褒贬,是极为正常的。但不能抹煞,不能篡改,不能遗漏!有容乃大!中国古代文化辉煌莫过於唐诗、宋词吧?以宋词为例,真所谓浩如烟海。有豪放派苏轼、辛弃疾,也有婉约派姜白石、周帮彦,还有专写床头小诗的温庭筠,“奉旨填词柳三鼻”的柳永,“洛阳才子他乡老”的韦庄,孤芳自赏的李易安……林林总总,才汇成宋词海洋之洋洋大观!你可以说陆游、辛弃疾是左派,你可以不爱温飞卿、柳三鼻,但不能在“全宋词”中漏了他们!更不能移花接木、改头换面,颠倒是非,伪造历史!海派文化历史是个大题目。

   现在逐渐有人旧事重提。张爱玲、张恨水、胡适之……尤其是孔老二,孔家店非但没有在“批林批孔”中被批倒,而且还在全世界大行其道!这就印证了毛泽东同志一句著名论断:“人间正道是沧桑”!说到这里,顺便提一句,前些时候,津京一些艺术家们完成了“京剧音配像”如此一个浩大工程,着实令人肃然起敬,据说这是李端怀同志创议,我佩服他的远见卓识!这对我们民族文化是功德无量的贡献。

   可惜上海还在做“枉判许如辉”此类经不起历史推敲的蠢事!上海对扶植文化事业的投入基金,是以亿来计算的。它认可化大把大把的饯,请国外的大牌交响乐团、歌唱大腕来上海演出,也决不会化些零头小钱,办个“许如辉(水辉)作品演唱会”,或者排个南薇版的《山河恋》越剧。原因很简单,某某集团有册封某某人为“什么什么终身奖”,一场小小的官司,决不能改变这个类似圣旨般的至高无上的决定!如果让水辉南薇辈官司得逞,此类赏赐决策者的面子怎么顾得了?权与法的较量远远没完没了。更何况,还有意识形态流毒的阴影,尚在我们周围徘徊不去!上海要办世博会,要引进高雅艺术,要请英美著名交响乐团,要与世界接轨,这都无可厚非。不过草根非著名相声演员郭德纲在舞台上曾问过观众:“去听音乐会的,有几个听得懂交响乐?”当然,此乃一家之言,不可为凭!不过我们决不能忘记一条真理:越是民族的文化,才能屹立世界文化之林!我们应该有这样的志气,用自己,也就是用中华民族的文化去与世界文化接轨!这才能做到无愧,无悔!

   话又回到原来的题目。许如辉(水辉)、南薇的官司还是要打!我想两人的后代也决不是“穷得发疯”要靠先人的稿费来养家糊口。从狭义来讲是在为他们的父辈,争得一个原该属於他们的名份!从广义而言,他们是在为海派文化振兴,为这笔上海丰厚的文化遗产的保存与发扬,为濒临低谷的海派传统文化有足够能量与世界文化媲美、接轨,为完整保存三十年代文化瑰宝再作不懈努力,高声呐喊。

   我并不是在言过其实。我不大看沪剧。但有一次我看杨飞飞演出,剧名已忘,但该剧的“过门音乐”,我对当时在剧场的感受,那种冲击力,那种震撼力,至今犹有余震在耳。它不同於上海沪剧院的音乐。它低回婉转,旋律之美,绕梁不息,回家路上,脑海里,这些旋律还在耳边反复围绕,太神奇,太神奇了!这些过门曲子是否是许如辉(水辉)作品?不得而知。看网上资料,水辉先生沪剧作品有百余出。《王魁负桂英》,《少奶奶的扇子》……都是不可多得的佳作!更何况还有被人篡夺的《罗汉钱》、《白毛女》!不知这些剧目的总谱是否幸存?这是一笔何等丰厚的遗产!听说南薇后人也在做剧本整理工作。如果让这些作品在屏幕里凤凰涅槃,让水辉、南薇的风采重新展现。其意义和价值,或许远远胜过赢一两场官司!

   最后,寄语许如辉(水辉)、南薇的后人们:希望你们不要气馁,不要泄劲,再接再厉,继续努力!为上海再创一个辉煌,各尽棉力!

  转自 [寒夜闻柝论坛],网友,08-10-09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Omega Watches , Cartier Watches, Breitling Watches, Chanel Watches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fake watc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