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动态 | 纪念专辑 | 许如辉研究 | 大同乐会 | 民族器乐 | 流行歌曲 | 电影戏剧 | 戏曲音乐 | 作品年谱 | 学人学界 | 文霞专栏 | 著作权 | 许如辉戏曲音乐冤案 | 作品赏析 |交流论坛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李惠康:许如辉案,突现中国戏曲界的落后
9/12/2007 点击数:2457

许如辉案,突现中国戏曲界的落后

 

李惠康

 

(原上海艺术研究所副所长 、副编审、《上海艺术家》杂志主编)

 

 

 (“尊重历史、尊重作曲家著作权益、暨许如辉戏曲音乐案座谈会”发言,上海,07/07/27

 

                                                          

 

时间不多了,我讲得简单一点。不重复大家的发言,但是大家的发言对我启发很大,我只强调一点。

 

中国戏曲在上世纪 50 年代进入了一个新的文化时代。其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从改戏、改制、改人的“三改”,到“双百方针”由上而下的全面贯彻,把戏曲从剧本文学、导演艺术、舞台美术和作曲艺术,包括演员的唱腔,提到一个现代的美学的高度,重新进行整合,全面加以提升,为戏曲在新中国发展提供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新的形式,这才使戏曲进入新的文化时代,达到一个史无前例的繁荣、全盛的发展高度。在我们上海,越剧是这样,沪剧也是这样。

 

  这里面,就如刚才几位老师所讲的,把中国戏曲推到这么一个高度,作曲家、剧作家、导演家,他们的功劳是非常大的。现在“许如辉戏曲音乐”这个官司,把这些都否定了。我还看了 1 31 日的《法制报》以“作曲家不享有杨派唱腔音乐著作权”为标题的报导,借用老艺术家杨飞飞说的“杨派是唱出来的”一句话,好像理直气壮,天经地仪,这官司判得绝对正确了?那么,流派唱腔从“原生态”向“精品化”是如何过渡的?在过渡中又是如何获得升华的?否定了这一过程,不就是把“提到一个现代的美学的高度,重新进行整合,全面加以提升”的历史发展阶段给一笔抹煞了吗?我由此感觉到,法院的判决非但是错误的,而且是很荒唐的!

 

刚才沪剧作曲家奚耿虎先生讲得非常彻底。他为水辉先生的作曲与杨派唱腔发展的关系,讲得十分生动,很有说服力。我对越剧界比较熟悉,越剧界有好多流派艺术家,她们都有自己设计唱腔的经历,但最终都同作曲家亲密合作中发展成熟,日臻完美,迄今为止还没有一位越剧流派艺术家说过所谓作曲家不享受流派唱腔音乐著作权的话来。

 

杨飞飞是沪剧界一位功成名就的老艺术家,面对自己曾经艺术上长期合作的作曲家的权益被侵犯,却会爆出一句“杨派是自已唱出来……”这话,叫人实在想不到,太不文化了。   同时,我也认为这个官司倒也十分典型,至少说明我国戏曲界与时俱进多难,还把自己走向辉煌的历史也从记忆中淡出了。

 

作曲家把你的流派提到一个新的高度,提到一个美学的高度。而这是光靠老演员是不可能有的美学追求。我曾在一篇文章中提到,文化人都有美学的追求,文化人进入越剧界,把越剧艺术提升到一个美学的高度。还有一点,把主题音乐,场景音乐,唱腔音乐分开。这一点,陈(钢)老师在课堂里教课的时候可以分开来讲,但是这已经成为一个整体,成为一部作品的时候,你是“场景音乐”,我是“唱腔音乐”, 这也是很荒唐的,这好像头是你的,肚子是我的,脚是他的,这样分就完了,不像东西了,这是非常荒唐的。

 

顾晓鸣教授和陈钢教授,你们是懂大文化的,谈了今后戏曲在上海怎么发展?现在这么落后的事情还在发生,戏曲在上海要向前进一步发展的话,那是非常的艰难。许如辉维权案这样很简单的事情,却被搞得那么复杂,而且这个官司还不一定打得赢,现在弄到这个程度了……。

 

我就讲这几点。

 

 

                                                                                      2007/08/0 9 ,网上首发)

 

————————————

 

相关阅读:            

[尊重作曲家著作权益、暨许如辉戏曲音乐案座谈会,上海,07/07/27]专辑:

   1.   消息:   陈钢等作曲家, 就许如辉戏曲音乐败诉案发出呼吁  (new)

  2.   金羽:  还水辉(许如辉)先生一个公道    (new)

[许如辉戏曲音乐著作权沪一中院胡判案]:

 

   1.  许如辉后人不服判决,已向上海市高等法院提出上诉   

   2.  许文霞: 我为父亲讨公道——评许如辉(水辉)案之一                        

   3.  许文霞:迫害许如辉,是本次官司的全部本质 评许如辉(水辉)案之二

   4.  许文霞:我的上海维权经历——记许如辉戏曲音乐败诉案  

   5.  许文霞:一部完整的音乐作品岂容分割?——评许如辉(水辉)案之三    

   6.  忻鼎稼:我对许如辉案的判决感到蹊跷,兼问杨飞飞?

   7.  徐强: 应该如何看待历史? —— 许如辉(水辉)戏曲音乐著作权案的思考       

   8 李宗海:演员只代表唱工——写在 [世界知识产权日4. 26](一)

   9.   李宗海: 判案的依据是证据——写在「世界知识产权日4.26」(二)

   10.  李宗海:戏曲作曲与表演——写在[世界知识产权日4.26](三)                          

   11.  李宗海: 许如辉与作曲——写在「世界知识产权日 4.26 」(四 )  

   12.  李宗海:公正判决,让许如辉先生安眠地下——写在[知识产权日[4.26 ]  (五) 

  13.   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渎职侵权犯罪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

   14.  最高检出台规定加强信访监督 疑难事项可听证     

   15.  许章润:判决书写给谁看?   

   16.  聂鸿胜等:沪剧《少奶奶的扇子》著作权案代理词              

  17. 言无语:演员岂能代"词曲家"授权?——读【杨飞飞授权书】              

     18.    许文霞:“许如辉原编剧”成功追回,沪剧《少奶奶的扇子》案尘埃落定          

  19.  崔月清:这个时代为何没有大家?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Omega Watches , Cartier Watches, Breitling Watches, Chanel Watches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fake watc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