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动态 | 纪念专辑 | 许如辉研究 | 大同乐会 | 民族器乐 | 流行歌曲 | 电影戏剧 | 戏曲音乐 | 作品年谱 | 学人学界 | 文霞专栏 | 著作权 | 许如辉戏曲音乐冤案 | 作品赏析 |交流论坛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李宗海:演员只代表唱工——写在[世界知识产权日](一)
6/2/2007 点击数:2125

李宗海

 (北美《世界日报》,2007年4月24日)

    凡是从20世纪中期过来的中国人,都体验过以“阶级斗争”为纲,彻底否决过“资本”与“智本”是民富国强之本钱。但80年代以来,把那样一个人为的一穷二白,政经溯临不幸边缘之际,但又极幸运地在一个极有智慧留学法国老领导人的引领下,体验到了他同他的接班人曾经被否定的“资本”与“知本”善于运筹的力量,而正是出于这位力挽狂澜的邓公的智慧和历练,资本,让中国人民看到了生活的希望,人性成为理性的希望。

    但资本与智本的投入产出,还需要依法,护法的外衣。谚曰:“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否则在经济繁荣的表面现象下,掩盖著很肮脏的拜金主义横行的深层。突出表现在名曰“法治”下的“人治”。操纵于权势与金钱拥有者,把“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置之度外。笔者品行朴拙,但身处民主自由言论之国家里,为爱护知识产权,怀旧老友,为怀念四十年前流行爱国老曲调再回首,不由仗义执言,澄清史实有据理论,讨还公道是在人心!

    正确的疑异,在于最近上海法院在一起许如辉戏曲音乐侵权案判决时,竟在原被告所提,有关人物、事的“证据”极不对称、被告无有任何证据之下,进行“似非而是”,自相矛盾,不合专业乐理词曲逻辑下的结论,作为判决依据,如以美国常用词汇论之,可以说是弔诡( Paradox )。

    尽管笔者不谙法律,大学专业是经济系,兼修社会学和哲学,研究市场心理,颇有实践心得。但按常识判断,如果没有证据,或历史论证的控词或辩词,法庭不予接受,这是办案的基本原则。

    根据许如辉之女许文霞告之,她所提供原告一方为证明《为奴隶的母亲》、《妓女泪》、《两代人》、《茶花女》等作品的作曲者系许如辉,提交了 50 年代和 60 年代的文字资料,如演出广告、剧本说明书、残留曲谱等,上面清楚写明:水辉”(许如辉)作曲。文字证据高达 54 件之多。而侵权方提供不了任何包括文字印本的反证,几乎空白,欲令人疑异费解的是侵权被告方胜诉,还竟把许如辉作曲署名权宣判给与本案控辩方之外的第三者,仅是演唱的沪剧演员杨飞飞所有。

    据已作古的生前原上海圣约翰大学校友,移加后过从甚密的钱涌,乃具专业水平,沪港著名沪剧名票,笔者还能联想,怀念他如数家珍的谈起有关沪剧的演变史话。早年沪剧属地方戏剧种,俗称滩簧或本滩,中期称申曲,之所以能脱土俗变洋化,归功于解放 50 年代初期,作曲界人士的介入,功不可没,呈现具西洋现代乐曲氛围衬托出名牌演员的独特唱腔,锦上添花,令观众丝丝入扣,动心心弦。益发烘托作为通俗的地方剧种沪剧越剧提升其表演艺术,更上一层楼,同时显现于票房价值。但“工欲善其器,必先利其器”,剧种的“配器”环绕其主旋律作为主题外,加辅助旋律以西洋配伴,其原声唱腔实行总谱到音符, Base 配立体音调,民乐配器中有笛子、二胡、琵琶、箫、革胡(低声)乐队经编排演奏。“牡丹需要绿叶助”。笔者听了钱兄一席话,至今仍在脑海中。笔者虽仅懂皮毛,但深谙逻辑推理,观众普遍认为一位演员,只代表唱工角色,作词、作曲另有他人。演员持有唱腔音调,不可能代表三合一。一言以蔽之,越俎代庖则近乎荒谬,词曲家维护知识产权有理。 (李宗海先生授权发表)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Omega Watches , Cartier Watches, Breitling Watches, Chanel Watches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fake watc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