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动态 | 纪念专辑 | 许如辉研究 | 大同乐会 | 民族器乐 | 流行歌曲 | 电影戏剧 | 戏曲音乐 | 作品年谱 | 学人学界 | 文霞专栏 | 著作权 | 许如辉戏曲音乐冤案 | 作品赏析 |交流论坛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寒夜闻柝】祝南薇案浙江再胜,擒许如辉案上海元凶
6/28/2011 点击数:1438

 

南薇浙江再胜,擒许如辉上海元凶

【寒夜闻柝】2011-2-28

   闻剧作家南薇后人维权,披荆斩棘,捷报频传,又传捷报,继续保持七连胜!好一个”剑外忽传收蓟北,漫卷诗书喜欲狂”耶!

   事缘七连胜中的被告中唱上海公司,不服浙江高院对越剧《梁祝》全剧的终审判决,于是向北京最高院提出申诉。其实该公司并非完全否定“原编剧是南薇”这个判决,而是对今后如何摆正署名位置有点异议。在局外人看来,中唱上海公司此举纯属小题大作多此一举,该收个最高院“维持原判”裁定书才是道理。孰料听证会后,最高院置全国大量上递的重大冤假错案而不顾,不惜调拨难得使用的“发回重审”,令浙江最高院重新开庭审理……,这种架势,很有支持翻盘的味道。

   浙江高院接最高院令,沉著应战,仔细审核,近日已宣判:“维持原判”!一矢中的,无法抗拒,道理简单:“南薇是越剧《梁祝》首位编剧”。该案真可收入中国司法判决黑暗期之“柳暗花明、峰回路转、打回原形”之精彩案例!!!

   相信全球关注南薇案的良心人士,闻讯后,均会对浙江高院此次复审结果,拍手称快!相信傻冒中唱上海公司也就此偃旗息鼓,不再浪费公款。

   这真是:

   人间尚有净土,
   浙高不缺良知!

   目前惟上海法院形单影只,把南薇《梁祝》片段“八句唱”给判没了,而《中国著作权法》明确规定,使用片段,必须署上原作者名!所以一审判决书毫无道理,自相矛盾,不堪一击。案件现在上海高院审理之中。  

   在此“祝南薇案浙江再胜,擒许如辉案上海元凶”!

   除南薇案搞得下不了台外,上海司法先前已制造了一大堆作曲家许如辉知识产权冤案!他们不是仅剥夺“八句唱句”的问题,而是把许如辉所有作曲作品,包括《为奴隶的母亲》、《妓女泪》等,连同他的两部剧作《两代人》和《白鹭》,褫夺得-精-精-光!

   许如辉毫无疑问是他所属作品的首位作曲和编剧之一,这么简单的《著作权法》法理规定的硬道理,上海中高级法院竟可置之不理,一意孤行滥用权力枉法判决,剽窃手兼清理出党的文革三种人汝金山逍遥法,把几个臭钱不惜出卖良师益友的“目不识丁”的杨飞飞大骗子,扶上“作曲神坛”,沐猴而冠,给予无限荣誉、恶性称号戏子摇身变“艺术家”。上海涉案的几位法官真可谓“憎爱分明”,与人格卑劣者臭味相投!另一方面,上海司法一不作,二不休,不务正业,不履法官职责, 不作司法鉴定,不到国家机关取证,为许如辉讨回清白,相反开动全市宣传机器,司法部门,颠倒黑白,围剿许如辉!涉及司法单位有上海知识产权局,上海文艺知识产权鉴定中心!

   上海司法一向以老大自居,上海法院满以为本衙门法搥落定,任何冤假错案就此搞定,枉法判决变“经典案例”司法样板,任何人休想翻案,江浙司法只有俯耳称臣的命。谁知今日江浙司法、根本不吃这一套, “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昂首阔步,朝着司法公正的康庄大道行去!

   中国政大法学院副院长何兵说得好:“你可以当不成包公,但不可陷害忠良”,在此提醒上海高院涉案领导和法官,你们不及江浙高院,更不及河南高院,他们判案比你们单纯,有错就纠,不象你们鬼鬼祟祟尽整忠良,颠倒黑白,把上海文化市场弄得个剽窃侵权、乌烟瘴气,一片狼籍,一塌糊涂你们已陷害了戏曲界忠良许如辉,请不要再陷害另一位忠良南薇!你们中如章立萍,孤立得很,如坐针毡,惟恐东窗事发,受到清算!你们让自己成了高危职业者,这是你们自讨苦吃!你们作恶多端,积怨太多,欺人太甚!想除去恶名,堂堂正正做人(还不配以法官自称),当自检自查,揭发内鬼,协助清理形形色色居高位下命令枉法判决的渎职腐败领导,若一意孤行,继续包庇滥判,上海司法黑老大的帽子,一个个不戴也得戴上!

   不信良知唤不回,不信司法皆墨面,何兵教授的“丰满和骨感”论,正以摧枯拉朽之势,席卷神州大地,给力,发酵!

   “人面桃花相映红”,南薇案渐入佳境,已入正道;相信许如辉案彻底翻盘,良宵可期,曙光在即!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Omega Watches , Cartier Watches, Breitling Watches, Chanel Watches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fake watc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