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动态 | 纪念专辑 | 许如辉研究 | 大同乐会 | 民族器乐 | 流行歌曲 | 电影戏剧 | 戏曲音乐 | 作品年谱 | 学人学界 | 文霞专栏 | 著作权 | 许如辉戏曲音乐冤案 | 作品赏析 |交流论坛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黑白集】上海司法局领导在想点啥?——《陈有西:李庄要休整,律师需沉思》读后
6/14/2011 点击数:1703

 

上海司法局领导在想点啥?

【黑白集】2011-6-14

   本网今日转载杭州陈有西律师文章,他坦言:“在此,我要感谢浙江省司法厅赵光君厅长、吴强军副厅长、杭州市司法局洪慧萍局长、魏民副局长这一年半来对我的充分信任和理解、支持。我为执业在浙江而感到庆幸和自豪。浙江律师有一个很好的后方。”

   陈有西律师传出的浙江、杭州好司法厅局长有好几位,这一定是顶瓜瓜的法制观念强的好厅长,好局长!

   联想到上海越剧南薇几起浙江杭州维权官司,也基本以胜诉告捷!证明浙江或杭州的司法环境确实不错!

   反观上海,司法环境可说是糟透了,这是有据可查的。同样是南薇维权官司,上海法院可以把证据确凿的南薇原编剧身份搅得面目全非,判决书把“去南薇化”写得若有其事,实则千疮百孔,不堪一击!因为真的要弄成假的,没有介便当,历史南薇,去得掉吗?

   无独有偶,沪剧作曲家许如辉维权,同样在上海遭遇阻击战,阻击手不是别人,就是视法律如儿戏的上-海-司-法-自-己。把原作曲的署名权剥掉,以司法名义送给抄袭大王汝金山、杨飞飞,既不需要相反证据,也不需要司法程序。厉害不!

   上海司法局领导们,有谁获得过赞扬?若有,大批百姓要投奔而来了,电话会打爆,这绝非坏事,而叫民心所向,众望所归。

   上海司法局没闻被表扬声倒罢了,所起反作用,简直可用恶劣来形容!许如辉后人维权时,你们在啥地方?许如辉被上海中高级法院章立萍、李澜等法官判败,上海报刊电视纷纷扬扬,你们看在眼里又在啥地方?上海司法局属下【上海市知识产权局】,推波助澜,以司法的名义在网上发贼头狗脑贴时,名也不敢署;当事人许如辉、汝金山,伪证提供者杨飞飞,名也不敢提,就剩个风马牛不相接的许如辉遗孀黄能华在那与风车打官司,这一切说明了什么,颠倒黑白,自-知-缺-德:

   “在案件审判过程中,上海法院努力做到五个注重。一是注重将新类型案件、社会影响大的案件、疑难案件办成精品案。如:黄能华等诉扬州扬子江音像有限公司等著作权侵权纠纷案,该案判决明确了传统戏曲唱腔的著作权权属的认定规则。”

   许如辉被败吵翻了天,还办成了“精品案”?热大头昏案吧!“明确了传统戏曲唱腔的著作权权属的认定规则”?这句话啥地方来的?据许如辉后人确认,出自上海头号枉法法官章立萍莫须有枉法判词,她公然对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12条等明令“改编作品,不得侵犯原作者的著作权”,还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64条庄严法规:“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劣判累累章立萍,一张否定“许如辉作曲”的相反证据也没有而瞎判,还好意思继续道貌岸然坐法庭,抡法槌?历史许如辉,你们去得掉吗?

   陈有西律师很自豪地说:“浙江律师有一个很好的后方”,请上海司法局领导检点自省了,上海律师和维权人士有没有一个很好的后方?还是自甘堕落为抄袭和剽窃者背书?法律规定,著作权,就是一个人生而有之的人身权,无故褫夺一个人的著作权,形同谋财害命,就是反人类、反法律的恶行,终有一天会追究!中国不追究,联合国也要追究的,上海司法局及其属下不要自我感觉太良好!

     

   《陈有西:李庄要休整,律师需沉思》

来源:陈有西学术网(2011。6。13)

(李庄) 
 

   洞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

   对于李庄来说,这个世界已经有点陌生和新奇。

   他现在知道,原来外面有这么多人在关心他,并为他付出。原来他并不孤单。失去自由的日子里,他受到了礼遇。他有书看有电视碟片看,但没有新闻、没有信。写了不少古体诗,他背了几首,觉得平仄、对仗、意境都不错。他说感谢重庆,让他有了静心思考、认真养性的机会。

   今天中午,辩护顾问团约晤李庄,在清华大学边“大益膳坊”为其接风洗尘。李庄已经从河北老家看望父母回京。江平先生、卫方教授、何兵教授、杨学林律师、许兰亭律师、杨金柱律师、李庄、亚童和我,简单地聚了一下。张思之先生、高子程、斯伟江、张青松、李霄霖、吴革、魏汝久、李轩等因事未能光临。聊了一些昨天、今天、明天的事。李庄脑子和身子都很好,依然健谈并自信。

   他向所有这一年半来关心他、理解他、支持他的朋友们表示真诚地感谢。他需要先休息调整一段时间,正在看儿子李亚童为他准备打印好的一人高的关于他案件的报道。他要“恶补”这一年半的信息。里面的时候,有人告诉他,他早已经被这个社会抛弃和遗忘,没有人关心他。这两天他才知道愿来自己已经是中国和世界的闻人。他有点受宠若惊。真是造化弄人。

   这两天,全国的律师同行们纷纷来电祝福李庄。大量的媒体朋友都想采访李庄。李庄都没有接电话,请家人谢绝了。他先需要安静,需要一点时间休息和调整。但是他知道有太多的人需要感谢。大家问了几个一直纳闷的问题,李庄讲了一些很有趣的故事。

   今后,关于他的事,关于他的行动,都可以由他自己说了。我们代言的使命终于完成了。

   在此,我要感谢浙江省司法厅赵光君厅长、吴强军副厅长、杭州市司法局洪慧萍局长、魏民副局长这一年半来对我的充分信任和理解、支持。我为执业在浙江而感到庆幸和自豪。浙江律师有一个很好的后方

   在此,我要感谢一年半来所有在我的学术网上共同关注留言的“关注两会”、“CYQ”、“欧阳志强”、“123”、“法制特工”、“伍雷”、“张”、“秋风”、“鼠标”、“一壶”、“湘水无名”、“奥巴马”等为代表的一大批朋友。我要感谢季天琴、王和岩、杨海鹏、张晓晖、余春红等一大批有担当的国内国际媒体新闻人。更要感谢体制内一直支持着我的诸位领导和朋友们。

   当然,最要感谢的是这些时间来一直真诚无间共同奋斗的律师团队和法学界朋友。

   与此同时,围绕李庄案的暂时收获,律师队伍中开始显出一些先天的锢疾。有的高级五毛并没有停止战斗,他们搬弄是非,不再谩骂,以唱赞歌的方式,开始摆布一些比功的话题,试图挑起律师界内部的争功邀宠,让社会看到一个乌合的松散的群体。

   我无权提醒和责怪同行。我只想代表自己说:远不到梁山好汉排坐次的时候。谁要这功劳,谁就拿去吧。我不认为我有什么特别的贡献,只是认真办案而已。一个案件的暂时好转,也不必作过度的解读。此时此刻,我心情仍然沉重,没有特别高兴。虽然李庄出来了,至今我心依旧。《南都周刊》发了长篇背景报道《大牌律师转型》,季天琴记者写得很好,沈亚川编审把握、策划得很好,但是这是新闻界对律师业的一种善意鼓励。时间匆忙,有很多值得一书的人没有写进去。新闻界可以这样鼓励我们,但我们当事者自己不要真这样以为。今日中国律师依然偎葸,并没有那张电影海报般的照片那么雄壮。盛名往往是悲剧的开始,朋友离去的开始。古语说“木秀于林,风必催之”。我是“木曲于林,人必伐之。”敢不诚惶诚恐。

   律师界当前需要沉思。要让国人觉得我们长大了,是一个可以托付的群体。

(2011。6。13)

   来源:陈有西学术网http://www.winlawfirm.com.cn/newLawyerSite/BlogShow.aspx?itemTypeID=147b3043-95bc-4824-9f02-9bf0010d25e7&itemID=5870219c-57c8-4f0e-9a81-9f01018b6ad8&user=10420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Omega Watches , Cartier Watches, Breitling Watches, Chanel Watches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fake watc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