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动态 | 纪念专辑 | 许如辉研究 | 大同乐会 | 民族器乐 | 流行歌曲 | 电影戏剧 | 戏曲音乐 | 作品年谱 | 学人学界 | 文霞专栏 | 著作权 | 许如辉戏曲音乐冤案 | 作品赏析 |交流论坛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许文霞:杨飞飞法庭胡说一通,就变作曲?
6/4/2011 点击数:1880

杨飞飞法庭胡说一通,就变作曲?

许文霞, 2011-6-4

 

杨飞飞第一份证言公布前言

………………………………

   原上海勤艺沪剧团法人代表兼团长杨飞飞,对剧团已故作曲家许如辉(水辉)“基本调加音”等音乐烘托助其成名,从不存感恩之念,一贯忘恩负义,其实是不配配乐只配干唱的戏子而已。查二十多年前她就勾结汝金山,把“良师益友”的作曲成果洗劫一空!作为许如辉家人,我们忍了二十年,实在忍无可忍,发起对汝金山、中唱厂上海公司的维权!汝金山被告,杨飞飞如丧考妣,变本加厉吃里扒外,上海\杭州,三次提交证人证言,两度庭上作证,纯一派胡言!且长袖善舞,不必递交诉状讼款,便轻而易举变汝金山证人身份为诉讼当事人,与我们光天化日争夺许如辉作曲著作权,即使踩上“不诉不理”程序不允也无妨。世上已无杨飞飞办不到的事,司法禁令形同虚设、多级法院对她的胡说八道敞开心屝予以认可。程序不公是大面积造假的开始,就凭这点,中国司法被腐败法官以降、汝金山杨飞飞等败类蹂躏成什么样子,也不必赘言了。
 
   不过,根据《中国诉讼法》第六十四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杨飞飞拿不出证据,她的陈述就等于无效,还涉嫌作伪证,将来追究起来也是绕不过去的死结。尚且,杨飞飞既非大同乐会创始人郑觐文,也非中国音协主席赵季平,且连简谱也不识,由她来矢口否认许如辉完整沪剧音乐著作权,根本不够资格!杨飞飞的侥幸在于涉案腐败法官不把法律当挡箭牌,所以彼此惺惺相惜,沉瀣一气、硬生生捏造出莫须有的许如辉作品是“合作作品”之伪命题?!不幸得很,其中一位审判者还是不懂沪语听不懂沪剧不做司法鉴定便置许如辉于败诉死地之知识产权名博导郑成思的博士生上海高院全国四级法官张晓都。不过,合伙作伪、诬陷无辜,追究起来也是不管你三级四级的。中国最高法院副院长黄松有不是该倒就倒了? 杨飞飞使出全身力气搞歪曲版“司法解释”,撼中国法律根基之魔力,实不是不盖帽的,仕途见涨,中国司法行政部大概要收编她为立法委员了。

   下面披露的,是杨飞飞第一次庭上作证的法庭记录(见其签名认定)。掂掂份量,这位想集编导曲于一身、不定哪天走进中国立法机构的“杨派创始人”智商究竟有多高,也很有趣。


   地点: 上海一中院一审法庭
   时间: 2005年11月23日
   案由: 许如辉家人状告中唱上海公司、上海沪剧院汝金山侵权
  (磁带杨飞飞沪剧名家名曲伴奏系列3》)
   法官: 刘洪(审判长)、章立萍(主审法官)、徐燕萍。
   书记员: 刘晓静

   是日(2005-11-23),杨飞飞佩黑纱出庭,赵春芳故世仅四天。头七本该在家守灵而不守,杨飞飞嘻嘻哈哈跑来作证,说明她对赵春芳根本无情!死心塌地充任汝金山帮凶出卖良师益友许如辉,杨飞飞暴露出,对同仁也是满脑子绝情寡义本性冷酷,所以杨某绝对不是个好东西!
 
   以下为杨飞飞质证过程文字板,加注部分以红色区分

 

———————————— 
     
  

    原(许如辉方律师,下同):作曲和唱腔设计是否一个概念?

   杨(杨飞飞,下同):演员就是唱腔设计,我自己唱不用作曲,我不识谱,不会作曲,我整日创作,这个戏怎么唱我哼出来之后,他们记谱记下来,记好后还要练唱。你“整日创作”?作曲要有形成曲谱的能力,你不识谱,怎么创作?“还要练唱”?你自己会作曲,还要他们帮助练唱?这不正是他人拿了许如辉的谱在教你练唱吗?再说许如辉故世20年来,你有独立完成的曲谱吗?证据呢?根据《民诉法》64条,你整日创作的证据呢?从来没有出示过啊!)

   原:你唱好以后被记下来,是否就定下来,不作修改?

   杨:我有时候觉得自己唱的不好,再修改还是有的,但是基本上定下来了。(定腔定谱是作曲许如辉!是你定下曲谱的?你谱也不识,怎么定谱?吹牛也没有这样吹法的!根据《民诉法》64条,单陈述不行还得有书征,你的书证呢?)

   原:唱的时候是否有音乐伴奏?

   杨:我唱好以后定好,音乐由他们拉的,不是我拉的,他们跟我走。街上卖唱呀!你故意掩盖许如辉创作总谱的事实!照你的意思,中国严肃的沪剧还成了什么东西?)

   原:当时剧团是否有总谱?

   杨:不清楚。许如辉每部大戏音乐都有总谱,你连有没有总谱也不清楚,你还会作曲?真见大头鬼了!)

   审(审判长刘洪,下同):本案中系争《为奴隶的母亲》和《白鹭》中的两段是否当初你自己想出来的,编成现在的曲调?

   杨:我唱的全是我自己写的,只有杨八曲中间一段是赵老师改编过的,他唱给我听比较好,我就加上去了,变成完整的杨八曲。你唱的都是你自己写的?前面你自己不是说过不识谱的,要有人帮你记谱吗?你前言不搭后语,极不老实,你还会作曲?除了腐败法官觉得你有使用价值而“信”你,谁信啊!)

   审:过门在唱之前有音乐,前面有伴奏音乐,是否由你自己哼出来的?

   杨:这是乐队作的,之后我唱,这个过门我们团里满都是传统的。刚出来的曲调是怎么情况我不清楚。你呲牙咧嘴、语无伦次很会说,照你的说法,严肃的沪剧作曲还成了什么东西?过门是“乐队作的”?根据《民诉法》第64条,证据呢?证据拿出来!拿不出说明你又一次在作伪证!“这个过门我们团里满都是传统的”,这话什么意思,“过门”在剧团里满天飞舞?许如辉呕心沥血写的“过门”是传统的?证据呢?)

   审:许如辉是否清楚?

   杨:知道。被刘洪审判长问急了,口吐真言,真作曲许如辉藏也藏不住!你不知道而许如辉知道,那还和许如辉抢什么作曲呢?丢人不?)

   审:他对《为奴隶的母亲》、《妓女泪》、《白鹭》是否作曲?

   杨:《白鹭》的情况我不了解,我只知道我唱他们怎么帮我拉。(你对勤艺沪剧团作曲史也不知道,更不要说作曲流程了,还想取而代之硕果累累作曲家许如辉?大家见识一下,她还是唱腔设计,作曲的料吗?她还配头顶“全国非物质文化传承人”桂冠吗?戏曲界败类一个!)

   审:主胡的曲调是谁写的?

   杨:是传统的。当时传下来比较老,现在乐队也有研究,拉的好听点,和演员配合得好一点。传统的?连主胡琴师陈锦坤给许如辉后人的“主胡谱”(《为奴隶的母亲》)上,都恭敬写着“作曲水辉”!许如辉作曲的新编大戏音乐,是传统传下来的,是乐队研究出来的?杨飞飞,你无耻地编吧!根据《民诉法》第64条,是要出具证据的!你不说也罢了,你一说就是满口谎言,连利用过你的腐败法官也用完就抛弃你了。)

   审:唱的调子是你先唱出来?

   杨:我先唱,他再拉。大街卖唱?你有证据证明“你先唱,他再拉”吗?《白鹭-碧绿枝叶》是你能作曲的?一口唱出来的??现在“你先唱,他再拉”也不迟,根据《民诉法》第64条,有现存的伟大的你会作曲的证据吗?)

   审:许如辉当时是勤艺沪剧团作曲?

   杨:是的。无法回避!)

   审;上述4部沪剧,他作了什么事?

   杨:对我唱的地方没什么帮助,也没有对我提出过门应该怎样,也许对配音、闭幕、开幕方面有什么,他付出劳动力,但是我不了解。继续发疯吧?许如辉教唱、杨飞飞跟唱的历史照片我们已公布了。再则,过门是许如辉写给乐队拉的,你着什么急?对许如辉劳动不了解,更证明你不够资格当作曲!从你追随汝金山诬陷许如辉只写“配音、闭幕、开幕”之胡说八道,你已堕落到啥等样人你心中很清楚。没有许如辉付出辛勤劳动,你只在干唱而已!)

   审:(出示磁带)上面4个沪剧,这是否你唱的?

   杨:是我唱的。你确实只是个唱戏的,这点必须明白!)

   审:证人退庭,庭后阅看笔录后签名。(证人退庭)

   审:关于原告指控侵权不费吹灰之力,被告是否有反证?

   被1:(中唱上海公司)没有。没有相反证据否定许如辉原创作曲身份,中唱上海公司就应承担侵权责任!但庭上跟随汝金山唱衰许如辉,中唱上海公司还有什么颜面面对社会,利益团伙!)

   被2:(汝金山)1、证词,2、中唱证明,证明我受郑风邀请为杨飞飞早期唱段重新录制,我不负任何法律上的责任。(你侵权累累,教唆杨飞飞等作伪证,如今虽受到中国各级腐败法官层层保护暂时脱身,不过有道是“逃得过初一,逃不过十五”!恭喜你,已在中国历史上留名,包括有一天,与包庇你的腐败法官一起倒台,也会载入史册。)

   审:原告质证。

   原:证据1证人未到庭,真实性有异议。证据2真实性没有异议。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Omega Watches , Cartier Watches, Breitling Watches, Chanel Watches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fake watc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