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动态 | 纪念专辑 | 许如辉研究 | 大同乐会 | 民族器乐 | 流行歌曲 | 电影戏剧 | 戏曲音乐 | 作品年谱 | 学人学界 | 文霞专栏 | 著作权 | 许如辉戏曲音乐冤案 | 作品赏析 |交流论坛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黑白集】:《文汇报》步《解放日报》后尘,坦陈戏曲作曲奇缺
12/10/2010 点击数:1458

 

《文汇报》步《解放日报》后,坦陈戏曲作曲奇缺

 

【寒夜闻柝黑白集, 2010-12-10

  

   今日转载《文汇报》邵岭128日文章《培养紧缺文艺人才 上海“文教联手”走通新路》,一个不争的事实再度落入眼帘:上海乃至全国心急火撩, 戏曲作曲人才奇缺!此等呼吁, 近年已相当频繁,如去年5 ,《解放日报》端木复, 也撰过《戏曲舞台亟待改变重戏轻曲》类似文章。上海千呼万唤戏曲作曲归来兮”,足见戏曲作曲奇缺,已悠关戏曲存亡首要原因!

 

   文章对上海司法枉法判决沪剧作曲家许如辉维护败诉”,  无疑一记响亮的耳光,   因他们的作恶, 因他们糟蹋戏曲作曲家, 戏曲更加速了消亡的步伐!

 

   此外, 当上海报章接二连三呼吁 戏曲作曲归来兮”, 那些铁口断言 杨派是我自己唱出来的,不是作曲作出来的所谓的流派唱始人杨飞飞,毕某某, 人到哪里去啦? 她们怎么不跑出来作曲?  唱腔设计”?  救场,救剧种?

 

   《文汇报》本次呼吁“戏曲作曲归来兮”,有三大看点, 形同对枉法法官和杨飞飞之流糟蹋许如辉,  作了无情鞭笞!且听分解:

 

第一,  文章引上音教授徐坚强的话, 强调以前在戏曲领域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作曲,只有唱腔设计”。这, 很令人深受启迪,“茅塞顿开”!无论上海怎么折腾戏曲作曲,什么戏曲作曲只写 “大合唱,场景音乐”云云,但“唱腔设计从来就归作曲,而非演员!此结论,徐坚强再度重申!所以戏曲作曲,是一部戏的音乐总设计师,这是毫无疑义的!杨飞飞认为“杨派是自己唱出来的,而非作曲作出来的,纯属村姑戏言、胡说八道!

 

第二, 文章醒目列明:“戏曲音乐作曲进修班委托上海音乐学院开办,班主任是徐坚强说明作曲是要专门训练的!杨飞飞既没有进上音作曲系进修,又承认文化不高, 谱也不识,只会唱老曲调, 这怎么作曲? 怎么形成曲谱供公开演出?痴人说痴语吧!

   第三,  文章以小标题挑明,极引人瞩目:“久违的戏曲音乐回来了!”这句口号意义深远,意指,今日新培养的戏曲作曲,与断层久已的560年代许如辉那代作曲家创造的戏曲音乐,又接上关系了! 戏曲音乐创作,“流派”靠边, 里面根本没有活着的杨飞飞半点功劳!杨飞飞只是唱者,一生与“作曲”无关! 戏曲衰败,业界呼吁的是作曲归来,而非流派演员!后者没有丝毫能力驾驭戏曲音乐,含"唱腔设计"!

   戏曲要么发展,要么消亡;要发展,戏曲作曲归来兮”!这样的咏叹调,看来会在上海隔三茬五地唱响一阵, 能不令那些枉法法官闻声而触目惊心?

     以司法的名义糟蹋杰出的戏曲作曲家许如辉, 是要付出代价的, 凡作恶者,小心海神庙厉鬼附身! 

-----------------------------------

培养紧缺文艺人才 上海“文教联手”走通新路

邵岭 文汇报 2010-12-08

   艺术院团每年都会排一两台大戏,传统剧目常常各具神采,而新编戏往往差点火候。听了几台,懂点行的观众就有疑问:怎么听起来竟是一个调子,像是同一父母生的多胞胎?也难怪,它们的作曲几乎都是同一个人,“百戏一调”自然难免。

   “戏曲戏曲,曲乃半边天,但现在戏曲作曲人才奇缺!”说起这件事,上海市文教联合推进办副主任马博敏大声疾呼。

   令本市文化界更担忧的是,奇缺人才的不只是戏曲作曲,编剧、导演、戏曲技术导演、戏曲舞台技工以及京剧麒派传人等多个艺术门类也非常缺人。曾几何时,上海芭蕾舞团的舞台技工是全国最棒的,而今团里最缺的就是这行当的人才。

   艺术专门人才紧缺,已是多年来制约上海舞台艺术释放原创能力的瓶颈。为打通瓶颈,从5年前开始,上海在全国率先尝试“文教联手”,借高校之力,探索一条文艺人才培养的新路径。

  谁在纱幕后跑来跑去?

   戏曲作曲人才奇缺,后果不仅仅是“百戏一调”。上海音乐学院教授徐坚强告诉记者,以前在戏曲领域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作曲,只有唱腔设计。如今各剧团都要编新剧目,却找不到既懂戏曲又擅作曲的行家,只能一边套用传统唱腔,一边临时请戏曲界以外的人来写曲子,结果唱腔和乐曲在风格上很难协调,戏曲味道淡了,甚至有点变味。

   同样奇缺的,还有戏曲技术导演。技术导演除了设计舞台场面,还要为戏曲演员设计各种塑造和升华人物的手段,比如用舞蹈动作来表现翻山越岭的过程或者疯癫痴傻的状态。上海京剧院院长孙重亮说:“现在, , , 很多戏曲导演是从话剧那边借来的,尤其需要配个好的技术导演,这才能保证一台戏真有戏曲味儿。”然而,长期以来,技术导演的主要来源是各个院团的演, 员,尤其是优秀的武戏演员,在马博敏看来,“他们接受过技术训练,对技术有天然的亲近感,但致命的弱点是缺少导演理论基础,走不远……”而且,随着各院团队伍日益年轻化,有足够经验转行做技术导演的演员已越来越少。

,    戏曲舞台技工严重不足也让院团头疼。舞台技工干的是体力活,却关系到一切艺术元素在舞台上的最终呈现,从灯光的明暗、音量的强弱、布景的变换,到演员盔帽和服装的穿戴。马博敏告诉记者,这个行当过去有职称,几年前不知何故取消了,导致人才流失,“这几年,上海不少艺术院团的舞台技工多是民工在做。演出时,甚至有人会在纱幕后面从舞台左边跑到右边,以为观众看不见。更有些时候,演员演得好好的,突然头盔就掉到了台上,因为技工没有掌握好头盔的松紧。”这就形成了一个奇怪的反差:一边大量使用高科技手段,舞美设计越来越豪华,一边却是基础环节越来越不讲究

   久违的戏曲音乐回来了!

   “艺术专门人才奇缺有个重要原因,就是高校现在的专业设置不完全符合文化发展的实际需求,不能‘精准输送人才’。”马博敏这样分析。不过,正是这样一种缺位,倒为拓宽紧缺人才培养渠道提供了一条创造性思路:“文教联手”,依托各艺术院校和各文艺院团开办各类紧缺人才培训班。其中戏曲音乐作曲进修班委托上海音乐学院开办,戏曲技术导演高级研修班和戏曲舞台技工班则由上海戏剧学院戏曲学院开办。

  最初的探索并不顺利。徐坚强连续两届担任戏曲音乐作曲进修班的班主任,他告诉记者,班上的学生来自各个院团,既有司鼓的、拉琴的,也有资料室的,基础参差不齐,有的连五线谱都不识,“进度快了有人跟不上,慢了又有人吃不饱,很难教。好在我们配了最有经验的老师,几番磨合之后也就摸出了门道。”好不容易过了这道坎,师资问题却又凸现出来:上海音乐学院的作曲教学素以西洋乐为主,仅有的几名戏曲作曲教授都已“七老八十”。这时“文教联合”显示出了独有的聚合力量:在请几位老教授出山的同时,外聘戏曲作曲专家执教,再请上音老师负责作曲方面其他课程的教学

  “摸着石头过河”,徐坚强这样形容上音开办戏曲作曲班的探索,这正是上海开创紧缺人才培养新模式的写照。如今,几个培训班的首批学生已先后毕业,其中戏曲作曲班的7位学员在毕业时以各自创作或改编的作品搞了一台演出,专家们看罢十分欣喜:“久违的戏曲音乐回来了!”在此基础上,今年,戏曲音乐作曲研究生班在上音开班。

  技术导演班和舞台技工班更取得了意外效果:不仅大部分学员都已在各院团上任,填补了人才空缺,而且这些演员出身的学员,借着从台前到幕后的转型延长了自己的艺术生命??此举促进了艺术院团的人才科学流动。记者了解到,首期技工班学员都是来自戏曲舞台的武功、武打演员,从未学过美术知识,如今他们既能画画又能绣花。其中,上海京剧院优秀的武戏演员赵二旺,如今已成为一名出色的舞美技工,被上海戏剧学院副院长刘志钢称为“赵二旺现象”。同样来自上海京剧院的刘军等4位年轻的技术导演学员,在毕业演出中分别执导了《汤怀自刎》、《红线盗盒》等4出濒临失传的传统京剧折子戏??“说不定将来能从他们当中冒出优秀的戏曲导演!”业内人士满怀期待。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Omega Watches , Cartier Watches, Breitling Watches, Chanel Watches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fake watc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