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动态 | 纪念专辑 | 许如辉研究 | 大同乐会 | 民族器乐 | 流行歌曲 | 电影戏剧 | 戏曲音乐 | 作品年谱 | 学人学界 | 文霞专栏 | 著作权 | 许如辉戏曲音乐冤案 | 作品赏析 |交流论坛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许文霞:赵春芳伪证实录
8/15/2010 点击数:2897

 

赵春芳伪证实录

许文霞 2010-8-16

(上海司法褫夺许如辉署名权的本质,是阻退维权行动,为侵权公司撑保护伞,对许如辉等人知识成果长期霸占和剥削)

   赵春芳,沪剧演员、杨飞飞的丈夫、原上海勤艺沪剧团副团长、许如辉(水辉)曾经的领导。赵春芳,在许如辉两起维权案中,非但不以领导的身份,替已故作曲家、且为其成名呕心沥血谱写了所有曲子的许如辉(水辉)讲句公道话,相反站到劣迹斑斑剽窃大王汝金山一边,提供两份证词,涉嫌作了伪证。一份是借其上级(上海市宝山区文广局人事组组织科)名义开具,由他署名的“水辉作曲”证明;另一份是他主张水辉只“负责幕间曲及大合唱的编写工作”?!

   许如辉,笔名水辉,1952年11月进入勤艺,完成的是一部部新编大戏音乐,有《妓女泪》、《为奴隶的母亲》、《家》、《茶花女》、《陈化成》等近五十部,“水辉作曲”,当之无愧意指拥有相关署名全部音乐著作权!赵春芳一会儿承认“水辉作曲”,一会儿认为水辉只“负责幕间曲及大合唱的编写工作”?!赵春芳证词自相矛盾,必有一处在作伪证!而且,证明提交后一个月,赵春芳就病故,也就是说他根本无法出庭,他的证词庭上连提都没有提,更谈不上接受许如辉方质证了,证词的来源和真伪,在什么场合写的,为什么上级单位证明要由他赵春芳签署?是否受汝金山胁迫而写?否则为什么如辉只“负责幕间曲及大合唱的编写”之谬调,与该奇谈怪论始作俑者汝金山、杨飞飞口径完全一致?为什么此论调早不出晚不出,2005年我们起诉汝金山才冒出?……,等等,问题一大筐。

   更恶上加恶的是,赵春芳未经质证的伪证,竟然被上海中高级法官章立萍、李澜等高调认可。据此赵春芳与杨飞飞结成夫妻档,成双成对,联手炮制的伪证,诬陷许如辉只是“大合唱音乐”,致使许如辉维权原告变被告,作曲权益被杨飞飞瓜分,最后惨败于窃賊汝金山转移目标之阴谋下!

  有比较才有鉴别, 为了便于识别赵春芳伪证,在此将提供另外两份证据。一份是同时期我从上海宝山区文广局人事组织科获得的“许如辉作曲证明”,另一份是赵春芳杨飞飞1983年出具的“许如辉作曲证明”,来看看这些所谓的“社会名流”,“流派创始人”,许如辉的“单位领导”,是什么的东西!

A、宝山组织开具给我的证明

   我于2005年9月27日到上海宝山文广局组织人事科获得“许如辉作曲证明”,经办人王海珍女士。她对我说:“证明书中只能出现档案里所见到的内容”。事后的《证明》,确实非常规范,还有组织的落款盖章和经办人的签名,见下图:

 

证明

   许如辉,浙江嵊县人,1910年7月出生,1987年1月4日病故。他1953年1月进勤艺沪剧团任作曲,1971年调到宝山县文化馆工作,曾用名:许水辉,水辉、古牧等。

    上海市宝山区文化广播电视管理局

                                       组织人事科

                               经办人:         王海珍  

                                     2005年9月27日

  

   这是标准的组织证明,无懈可击,自不必多加赘述。根据《证据法》,我拿到的是国家级证据,在司法认可方面达到优先采纳的级别

B、赵春芳所谓“组织”出具的问题证明

 

 

   证明:

   我是当年上海勤艺沪剧团的团长。水辉同志当时是新文艺工作者,在1953年派到上海勤艺沪剧团担任作曲工作,是上海勤艺沪剧团当时的在职作曲。

   署名:原上海勤艺沪剧团团长赵春芳(上海勤艺沪剧团现改名为上海宝山沪剧团)——(上海宝山区文化广播电视管理局组织人事科盖章印)

   签名:赵春芳

   日期:2005,10,7 号

   这里有几点疑问:

   1、 这是单位证明还是赵春芳证明?为什么没有单位经办人的签名?

   2、 这是赵春芳在家里写的,还是赵春芳到宝山开的?

   3、 赵春芳没有当过勤艺沪剧团正团长。何来团长之说。

   4、 “水辉同志是新文艺工作者”,这句话档案里有吗?没有的话,为什么要认可?我只知道,汝金山很拿“新文艺工作者”当回事,在他口中,诬陷50年代初“新文艺工作者”一无事处!赵春芳加这一句,是什么意思?这份证明是汝金山代写的吗?

   5、 上海勤艺沪剧团并没有改名上海宝山沪剧团,勤艺大批人马没进“宝沪”,副团长陆才耕没进去,编剧马达没进去,作曲水辉尽管帮忙排过《为奴隶的母亲》但没进去。到现在为止,宝山年终迎新年等团聚,流落在外的勤艺成员,从来不被请去吃碗阳春面,所以勤艺和宝沪是两码事,以保留剧目论功邀赏为评介条件,勤艺名气要大得多。

   话说回来,在组织的监管下,赵春芳只能得到“水辉作曲”的证明,当然,鬼计多端的汝金山不高兴了,于是又让赵春芳抛掷了第二份证据。

C、赵春芳第二份证据是伪证

   证词: 从1953年水辉同志进团后,他的工作职责是作曲,具体负责幕间曲及大合唱的编写工作。因为水辉同志对沪语的四声及沪剧曲调不熟悉,他无法从事唱腔的创作。加之杨飞飞也有习惯只唱她本人设计的唱腔。一部戏对唱腔的完成,主要由杨飞飞等主要演员根据自己的音色特征及剧中情绪的需要自行创作及设计唱腔再由本团乐师记谱,边唱边修改,不断完善形成自己的流派。这个创作的过程,原勤艺沪剧团的任何一个演职员都可以作证。  

   其二,作为本团的专职作曲,他的作品也是职务作品。著作权归上海勤艺沪剧团所有。

       证人签名:赵春芳

       日期:2005,10,18

   赵春芳,“既生瑜,何生亮”?你十天前刚刚证明“水辉作曲”,上级还盖了章,怎么又出证明了?说什么水辉只“负责幕间曲及大合唱。水辉同志对沪语的四声及沪剧曲调不熟悉”?你去宝山人事组织科查查档案看,这些说词档案里有吗?没有,没有为什么瞎写一气?这分明是汝金山想金蝉脱壳而捏造的谎言嘛,货真价实的伪证!赵春芳后证词推翻前证明,推翻前面盖过公章的,好的,这不是欺骗组织吗?

   其二、好一个“演员自己设计唱腔”,你赵春芳会创作六条并行的旋律?会写总谱?去听听许如辉为你精心构筑的古典音乐风味的唱段吧,是你能驾驭的?你会实质意义上的唱腔设计,把许如辉请进剧团干什么?许如辉故世后,为什么你与杨飞飞不趁机秀秀你们的“唱腔设计”?你们的独立唱腔设计在哪里?独立曲谱有吗?你们会唱腔设计,为啥汝金山霸占许如辉作品署名作曲,你们一言不发?你们会唱腔设计,杨飞飞1979年何劳来找许如辉:“水辉同志,帮我们整理一下《为奴隶的母亲》曲子”?谱也不识、谱也整理不出来,还唱腔设计?

   争抢“唱腔设计”,形同争夺“作曲”,何谓作曲?

“作曲的准确定义是compose,即‘组织’的意思。什么是组织?就是对素材进行整合、组装、创造性地安排、使用。因此,严格地说,按照西方音乐的标准,旋律创作不一定属于真正的作曲,对素材进行严密的安排组织并成为最后可以演奏的音乐才是作曲”(百度百科)。

   其三、“他的作品是职务作品”。我很明白赵春芳放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许如辉的作品是职务作品?上海勤艺沪剧团早在1966年就被咂烂了!连单位也没有了,还“职务作品”? 就算“职务作品”成在,你赵春芳演出的角色也是职务作品,一分钱报酬也不能拿,署名统统变“王魁—勤艺沪剧团扮演。温秀才—勤艺沪剧团扮演”,同意吗?《著作权法》规定,即使是职务作品,署名权也是归个人所有,可独立使用,单位优先使用期只有两年。何况许如辉作品还不是“职务作品”,侵他权单位和个人,早已多如牛毛!

D、杨飞飞赵春芳等1983年“水辉作曲”证明

   早在1983年,作为原勤艺沪剧团正副团长,杨飞飞赵春芳和陆才耕,就出具过一份“水辉作曲”证明,见下图:

 

证明

   许水辉同志于一九五二年十一月中旬作为支援勤艺沪剧作曲工作。当时的勤艺沪剧团编剧、导演都有,唯一需要音乐作曲人员。经剧团团委会专门研究后,特委派刘谦(原勤艺剧务主任,已故)赴上海市沪剧团专程商议争取音乐作曲人员,请求该团支援,经上海市沪剧团组织协商后,约一星期由上海市沪剧团团长解洪元同志,代表组织宣布决定派送许水辉同志随身携带人事材料到勤艺沪剧团担任作曲工作。

   在一九五二年十一月中旬的某一天夜场演出前,(丽都大戏院)后台,勤艺沪剧团召开全体演职员大会“热烈欢迎上海沪剧团许水辉同志支援勤艺沪剧团来团工作”。当时深受全体演职人员欢迎。

   许水辉同志一直工作到勤艺沪剧团在“文革”中被迫解散,经宝山县委政宣组(组长秦光裕同志)安排在宝山县文化馆工作至今,经办人马志杰。

   当宝山县沪剧团重建剧团时,聘请许水辉同志担任《为奴隶的母亲》作曲整理工作。

   (当时的《为奴隶的母亲》剧本还是许如辉同志提供)

     特此
   证明

                  原勤艺沪剧团团长  杨飞飞 (签名 盖章)
                               副团长  赵春芳 (签名 盖章)
                               副团长  陆才耕 (签名 盖章)

                                   一九八三年八月四日


    所以,赵春芳前后写了不至两份证明,是三份。看看这三份证明,赵春芳越写越离谱,这是出于什么动机,是利欲熏心,是道德低俗,是见财眼开,是出卖灵魂,是薄情寡义,是忘恩绝情,是人性使坏,是走火入魔,是抵挡不住糖衣炮弹,总之是晚节不保!只好归入 许如辉案中使坏心眼之类,与章立萍,王鲁明,高义龙,杨飞飞,当然还有那头号坏蛋汝金山同列。


原勤艺沪剧团三位团长和一位作曲,从左到右:赵春芳(副团长)、杨飞飞(团长)、陆才耕(副团长)和水辉(许如辉,作曲)。

赵春芳杨飞飞你谱不识,人总识的吧!

   末了,在此声明: 除非赵春芳本年9月27日在北京中国最高院第三法庭与我们庭上见,否则根据《民诉法》第条,你未经质证的两份证据,只能扫进垃圾堆。“水辉作曲”,不需要你赵春芳来证明!

   ———— 

    附注: 

   1、许如辉助赵春芳成名,为他设计的经典唱段,与传统沪剧老腔老调完全不同,而是充满了中国古典音乐韵味。有《黄河颂-探源》、《为奴隶的母亲-题名字》、《星火燎原-今天我们开祠堂》、《陈化成- 夜巡》、《王魁负桂英- 夜色亮》、《白鹭-探监》等……。赵春芳2002年亲口对我说过:“勤艺的音乐,外面评价最好,音乐听起来舒服”,他很清楚,勤艺的音乐,就是许如辉的音乐。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Omega Watches , Cartier Watches, Breitling Watches, Chanel Watches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fake watc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