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动态 | 纪念专辑 | 许如辉研究 | 大同乐会 | 民族器乐 | 流行歌曲 | 电影戏剧 | 戏曲音乐 | 作品年谱 | 学人学界 | 文霞专栏 | 著作权 | 许如辉戏曲音乐冤案 | 作品赏析 |交流论坛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戏曲鉴赏》质疑许如辉被败诉
8/5/2010 点击数:1493

 

戏曲鉴赏》质疑许如辉被败诉

[寒夜闻柝黑白集],2010-8-5

 

(肖像人物许如辉。“该赢的输了,该输的赢了,输赢还是有的”——[黑白集])

   一位戏曲音乐爱好者昨日向本网提供重要图书信息,并传来书样若干:西南师范大学出版的图书《戏曲鉴赏》中,言及许如辉(水辉)在上海被败诉案,并提出质疑。本[黑白集]相信,类似的质疑,会随着时间的积甸,如清朝浙江余姚杨氏乃武冤案一样,行情看涨、势如破竹、抗议声浪,风起云涌,从星星之火延至席卷全国。

 

(《戏曲鉴赏》,张凯等著,西南师范大学出版,2008年8月)

   《戏曲鉴赏》之出版,旨在平民中普及戏曲运动;图书之归属,为“公共艺术与人文素养丛书”之一。据闻该书已获中国教育部选定,成大专院校辅导教材之一。作者四位,张凯、张跃、唐宋元和邓涛,图书出版于2008年8月,从时间上看,正值许如辉在上海获一审败诉、著作权益被洗劫一空之际。“风起于青萍之末”,能在事件之初即看出倪端,发现问题,发表看法,不失时机载入史册,且不惧强势压境,上海媒体鸦雀无声,众人皆诺诺,仍以一士之谔谔而大胆出声,实乃光明磊落真君子也。


 

(《戏曲鉴赏》,书中对许如辉“败诉”,提出质疑)

   《戏曲鉴赏》著者,图文并茂记述了“戏曲来之哪里,戏曲创作面面观,好花等待赏花人”等华丽篇章后,旋即话锋一转,起出上海许如辉被“败诉”案,并专选沪剧作曲家奚耿虎的话,提出质疑,形同是对上海一批蹂躏“戏曲辛勤栽花人”的不学无术西门庆之辈,当头一棒,无情鞭笞!

    (《戏曲鉴赏》特选奚耿虎对许如辉《为奴隶的母亲》——“回家路上”的分析,提出宣判质疑)


   请看书中如是说:“ 一些戏曲界人士认为法院的宣判存在很大的问题。原上海沪剧院一级作曲、长宁沪剧团团长奚耿虎认为本案中出版公司不可能有版权,法院的宣判把原告搞成了被告。其次,许如辉的作品,如《为奴隶的母亲》第八场[归家]中的选段“回家路上”唱腔,许如辉先生花了大量精力、大量心血、而且他有卓越的作曲技巧在里面。“回家路上”这段经典唱段,理应归许如辉。同时,这件事情只是暴露了关于戏曲作曲著作权问题的序幕。”

   回味《戏曲鉴赏》张凯等四位著者,开宗明义,提及该书撰写目的是:“谨以此书献给那些为戏曲艺术而欢乐、痛苦、困惑和备受鼓舞的人们”。一部基本上属于吟唱中国戏曲欢乐诵的史篇,竟夹带一条戏曲音乐家许如辉苦被上海败诉的悲壮消息,滑稽乎?大煞风景乎?不可否认,是的。然而,这又怎么不是一批有道德胆量的学者,借《戏曲鉴赏》图书一角,辩明心志也?上海企图让“六亲不认”又不争气的“杨飞飞风景这边独好”,封杀许如辉,扼杀许如辉的作曲影响力打回原地至“萌芽状态”,然后塞入黄土堆里,埋进那十八层地狱化为乌有,篡改历史、糟蹋文人,毁灭文化,撕裂剧种、扼杀文明,到头来还是落得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之一场空!《戏曲鉴赏》带给大众的另一则信号是:恢复许如辉及其他被上海诋毁折腾的南薇等文化人的名誉,将由上海之外的地区,上海之外的记者,上海之外的学者,上海之外的司法挑起重任,高歌猛进!  

   查上海不惜“公权私用”,借助有财有势“国家公器”,打压许如辉的出版物数年前名目繁多,重量级别的如:

   1、上海司法局对许如辉败诉恶劣地推波助澜。2009年5月6日,发通稿于该局网上,题为《2008年上海知识产权发展与保护状况》,作者匿名。通稿胡扯什么:“在案件审判过程中,上海法院努力做到“五个注重”:一是注重将新类型案件、社会影响大的案件、疑难案件办成精品案。如:黄能华等诉扬州扬子江音像有限公司等著作权侵权纠纷案,该案判决明确了传统戏曲唱腔的著作权权属的认定规则。”全国上下纷纷指责这起荒唐案,许如辉家人已抗诉到上海检察院了,还好意思说办成了“精品案”?许如辉与汝金山,良民和窃贼,你们堂堂上海司法行政部,究竟该保护谁,制裁谁,也颠倒黑白是非混淆弄不清,两个诉讼主体的名也不敢提,还办成了“精品案“?许如辉案颠三倒四地胡判,上海已修炼成剽窃者的风水宝地了,数月前刚刚出手不凡,因《2010等你来》抄袭,赔了日本方面歌曲版权日币3个亿,两相比较,上海司法局还有什么资本对神圣的知识产权保护法说三道四?扯出个许如辉遗孀黄能华说事,上海司法局局长吴军营先生,您是否知情?就算是黄能华,她的遭遇不就如谢晋夫人徐大雯一样,深受夫君被诬陷之苦而状告法院而已吗?上海司法不遗余力助徐大雯打赢官司获赔29万,上海司法恶搞黄能华一无所得还损失诉讼成本也近29万。上海司法局两副心肠两种面孔,已是昭然若揭,道德沉沦到如此地步,还指望能有什么公平公正原则?

   上海司法局通稿还说什么“判决明确了传统戏曲唱腔的著作权权属的认定规则”。分明是没有一张相反证据、纯枉法法官自说自话当结论在使用,这算哪门子的“认定规则”?照这些人的强盗逻辑,许如辉案例将修改成中国法律,把历史上全国戏曲音乐家的作曲权乘机褫夺一空?照如此极不负责的荒唐认定法,曹孟德曹操的墓地全国可掘出好几百座了,还要劳神复旦大学在全国几亿双眼睛的紧盯下,就目前倾向性的河南安阳一处墓地进行DNA鉴定,再行确认该墓地的最终可能性?

   2、上海文艺知识产权鉴定中心,2009年9月出版《天下没有免费午餐》。书中有张重光大著“抽丝剥茧,还原历史真相——杨飞飞名曲伴奏作曲署名权纠纷辩析”)。许如辉家人状告上海沪剧院汝金山侵权,张重光从题目到内容,写到杨飞飞头上去了。上海一中院和高院“判非所诉”,张重光照搬“所判非诉”,还获得上海法院第一手审判资料,绘声绘色如写章回小说,什么“双方唇枪舌战,都认为自己证据确凿,法庭难分难介。杨飞飞的出场让庭审气氛出现了一个高潮。杨飞飞证词让天平出现倾斜……”。张重光你既不是法官,又不是律师,更没有旁听,侵权方何来证据?官司打到后来连答辩状书也写不下去了,还证据?杨飞飞与案件有什么关系?她受汝金山委托作证,却根本无法证明许如辉作品是汝金山所写,相反在庭上被审判长追问而说出大白话“我现在唱的,与水辉50年代的曲子差不多”。杨飞飞还能让“司法天平倾斜”?整个一出肥皂剧也!张重光,你究竟是在“还原历史真相”,还是在篡改历史真相?此事还未了结。

   特别要提下的是,2007年许如辉方郑重向上海高院提交《司法鉴定申请》时,该“上海文艺知识产权鉴定中心”躲到哪里去了,上海高院李澜法官搪塞许如辉方“上海没有这类鉴定机构”,以致不经司法鉴定而枉判许如辉败诉。现在该“鉴定中心”又跑出来攻击许如辉,是不是从来不曾务过正业?

  与之相反, 上海司法向中国最高院提供的 [上海2008年十大知识产权案],不包括许如辉案;上海高院今年1月出版《上海法院知识产权裁判文书精选:1994-2008》,也不包括许如辉案;既然“十甲不入”,许如辉案还称得上什么“上海司法精品案”?精品在哪里?

   不过,上述被点名的上海高院,上海文艺知识产权司法鉴定中心,上海司法局,无论是制造许如辉冤案的始作俑者或事后的吹鼓手,请听好了,中国最高院已有新策,凡制造冤假错案者,将被终生问责!所办案子,只要一方不服向最高院提出“再审申请”,承办人将不得被提名为先进法官,当然更与“大法官‘无缘!藉此劝告涉案者,许如辉家人已向中国最高院提告两起“再审申请”,上海与枉法法官何去何从,请自己拿捏!也证明,凡上告到中国最高院的,十有八九,是冤假错案!

   上海利用国家公器打压许如辉,今年已行情见跌,谅一批专门整人伤及无辜的污点大鳄和后台,已自身不保,顾不得调兵遣将惹事生非了!

   最近中央级部门更下达指令,要在全国提倡“新道德运动”,不妨比较一番,本次[黑白集]介绍的西南师大《戏曲鉴赏》,与上海一众官媒,究竟谁站在道德至高点上,谁捍卫了良知,谁将定格在历史耻辱柱上?上海许如辉冤案带出一个陈良宇式人物,时间老人的通报脚步,是否正在加速到来 ……。


---------------------

   声明与说明:

   A、声明:本文除有名有姓者外,余以单位名称出现的,系所涉人物代表该单位出面而已,并不意指所涉单位的全体成员,希勿糊涂对号入座。

   B、说明:《戏曲鉴赏》网上有售,最低价20元人民币一册,连图书带邮寄。凡热爱中华戏曲者,或[许如辉冤案]资料收藏家,不妨前往采购。又及,本条目并非收钱广告。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Omega Watches , Cartier Watches, Breitling Watches, Chanel Watches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fake watc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