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动态 | 纪念专辑 | 许如辉研究 | 大同乐会 | 民族器乐 | 流行歌曲 | 电影戏剧 | 戏曲音乐 | 作品年谱 | 学人学界 | 文霞专栏 | 著作权 | 许如辉戏曲音乐冤案 | 作品赏析 |交流论坛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许如辉家人:抹不掉的历史明证
7/24/2010 点击数:1575

 

抹不掉的历史明证

(许如辉家人 提供 2010-7-24)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现代沪剧音乐开拓者许如辉[水辉],1910-1987)

【龙凤花烛。月下思梅】,许如辉(水辉)作曲

许如辉复调两条旋律)写成的《月下思梅》,岂是杨飞飞能驾驭的?61年唱片)

   历史结论是可以随便推翻的吗?本网将陆续公布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解放日报》、《新闻报》、《新民晚报》、《文汇报》的演出广告,经上海勤艺沪剧团杨飞飞团长批准而推向社会的说明书,剧团印刷的曲谱,杨飞飞和上海宝山文化局出具的载有“水辉(许如辉)作曲”的铁证,怒斥上海一中院(法官刘洪、章立萍、徐燕华),上海高院(法官张晓都、范倩、李澜),还有那《新民晚报》娱记王剑虹无视我们手握并提交的大量原始书证,包庇侵权商家和汝金山,蛮横无理地剥夺许如辉署名权的枉法判决!揭穿汝金山为遮埋几十年剽窃行为,不惜编造“许如辉只写大合唱和场景音乐”之伪证!提请连谱也不识的杨飞飞检点一下,你所谓的“杨派是我自己唱出来的,不是作曲作出来的”,是忘恩负义之谎言!看看这些历史书证,对照你在大庭广众,电视电台,化妆表演,大谈特谈艺术人生时,何曾提过这些幕后功臣?你不单忘却了作曲许如辉,你还伤害了助你成名的所有编剧和导演刘谦、马达、南薇、和商周……。

(《家》,水辉作曲,《新民晚报》,1954年4月1日)

(沪剧《为奴隶的母亲》,作曲水辉,《新民晚报》,1954年11月4日首演)


     

(沪剧《少奶奶的扇子》,编剧白沙(许如辉),作曲水辉(许如辉),主演凌爱珍,1956年首演)

   历史铁证在此!岂容上海欺压作曲家水辉(许如辉)!岂容汝金山,杨飞飞取代许如辉变"作曲","唱腔设计"?

      (《茶花女》,水辉作曲,上海《新闻报》,1953年9月24日首演)

  

(沪剧《王魁负桂英》,水辉作曲,刘谦编剧,南薇导演,《解放日报》1957年10月2日,首演)

                   

(《王魁负桂英》说明书,作曲:水辉[许如辉])


   李澜等法官说什么“‘水辉作曲’不代表对全部沪剧音乐元素创作”?!你们信口胡说八道的谬论,为什么不作司法鉴定?为什么不到上海电台把当年录音拿出来听一下!作司法取证? 你们什么也不作为,单凭胡言乱语,就褫夺一空作曲家许如辉所有权益,法官也太好当了,你们也太残忍了吧!你们这些枉法法官,倒为一部戏,比如《窦娥冤》,作曲作曲看,给大众示范一下,什么叫“全部沪剧音乐元素的创作”?

            (沪剧《茶花女》,作曲:水辉[许如辉],60年代说明书


   以下是《为奴隶的母亲》1955年11月演出时的曲谱(主要配音谱),从总谱上抄下来的分谱。分谱可以是“主要配音谱,主胡谱,主旋律谱,合唱谱”等,一般是排练时用。汝金山拿得出这种历史原始曲谱吗?汝金山8岁就在作曲了吗?汝金山是《为奴隶的母亲》作曲?

   上海法官(刘洪、章立萍、徐燕华/张晓都、范倩、李澜)居然无视上述这原始证据,否定这原始证据,歪曲这原始证据,糟蹋这原始证据,还故意捣浆糊:“里面没有‘思家’唱段”。这是“主要配音谱”,能有“唱段”?主谋法官章立萍等”揣着明白装糊样”,为了让许如辉输掉,打压许如辉,蹂躏许如辉作品,可说挖空心机,连起码的法官尊严、法律规定也不顾了。

   还有那《新民晚报》娱记王剑虹,报上发文干扰司法,轻描淡写说什么:“说明书上写作曲,不代表什么”。你有什么资格否定历史说明书,沪剧前辈许如辉在作曲的时候,你人在哪里?你看得懂说明书后承载的文化含金历史之厚重吗?

   娱记王剑虹!许如辉家人愿意集资,你要象许如辉那样,连编剧带作曲,给大家排一部戏出来,剧名就叫《无事生非》,你顺便还得设计一张说明书,说明一下该怎么个“能代表什么的作曲署名”?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Omega Watches , Cartier Watches, Breitling Watches, Chanel Watches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fake watc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