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动态 | 纪念专辑 | 许如辉研究 | 大同乐会 | 民族器乐 | 流行歌曲 | 电影戏剧 | 戏曲音乐 | 作品年谱 | 学人学界 | 文霞专栏 | 著作权 | 许如辉戏曲音乐冤案 | 作品赏析 |交流论坛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无名:许如辉败诉从文化圈视角重析
5/10/2010 点击数:1534

 

从文化圈视角重析许如辉败诉案

(无名)

………………

   许如辉家人诉汝金山作曲剽窃案,破天荒地让上海法院判赢给了既非原告,又非被告的杨飞飞。一纸枉判,将许如辉老先生——这位德高望重、敬业有才的音乐大家,四十年来,为杨飞飞呕心沥血所谱写的八十余部戏曲音乐的血汗、那魂思梦萦的构思,那夜以继日的伏案,那一个个鲜跳活蹦的音符,一纸枉判,都被判了死刑

   死刑的案子理所当然要去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核审。据悉,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已书面答复许如辉家人,同意考虑立案审核!我们不能不为司法的进步由衷地呼上一声“好!”

中国最高法院受理许如辉被侵权一案

   上海法院於法无据地判许如辉后人败诉,其真正的“意义”,从文化艺术圈人的眼光来看,分明是它在判“戏曲作曲”这个行当的死刑!而且上海还要将其作为“精品”典型,推向全国司法界,意欲作为全国人大什么时候修正《著作权法》的样扳依据,你能说上海司法界的意图不是向文化艺术圈子里的人,在指鹿为马、杀一儆百吗?

   对於许如辉败诉的错案性质,我已在几篇博文中表达了我的埋由,已经用不着由我这个小学生级别的人物,喋喋不休地再来告诉专家教授们了。我只想说,上海司院认定一部完整的戏曲音乐作品可以肆无忌惮任意肢解切割的话;认定凡可称之谓“流派演员”的唱腔,可以从一个完整的音乐作品中分离出来,与戏曲作曲家的创造性劳动毫无关联的话;认可许如辉老人为杨飞飞的流派成型的辛勤耕耘都是多此一举、徒劳无功的话……这个判决,就是判决了戏曲行业中的一个“行当”的死刑!你上海法院还能作出与此不同的解释吗?

   这个错案,如果作为《著作权法》的案例,列入史册。请问,从今往后,谁还愿意为这帮子“流派演员”作曲?你不妨先问问汝金山,他愿意不愿意?这不明摆着想把戏曲作曲家的职业从戏曲界铲除吗?这不明摆着想把中国的国粹——戏曲艺术在往绝路上逼吗?这就是上海司法界缔造的旷世精品

   我不是在危言耸听!上海法院,你可以当众讲出一个足以驳倒我观点的埋由来,当然,也要让陈刚等数十位,还有没签名的更多文艺界、音乐界的许如辉老人支持者们心服口服的理由来!我正拭目以待呢!

   当然,我并不抱任何幼稚的幻想。也不期盼那些既得利益者们一夜之际会幡然悔悟,来认个错,谢个罪。我也准备着再接再厉,枕戈达旦,迎接终有一天,真理的曙光会喷薄而出,冉冉而起的时辰呢!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Omega Watches , Cartier Watches, Breitling Watches, Chanel Watches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fake watches